专访Artstyle:DTS是充满狂野和令人振奋的旅程(中)

Artstyle

翻译:Mirror@SG

  乌克兰  Artstyle,欧洲DOTA2王者战队乌克兰  Na'Vi的前队长,战术大师,Na'Vi战队战术的决策者,个人能力出色。在乌克兰  Na'Vi拿下了国际邀请赛的冠军后,他却突然选择了离队,之后带领了四个新人加盟了俄罗斯  DTS.DotA,但之后一直杳无音讯。前不久,俄罗斯  DTS招入了俄罗斯  Vigoss和俄罗斯  PGG领军的TR构建了自己的DOTA2分部,大家都猜测Atrstyle是否会携手V神和P神。今天,国外著名电竞网站Prodota.ru对他做了一次深度采访,在采访中,他和大家分享了他最近的情况,对前DTS战队的怀念。由于内容很多,我们将采访分为三个部分,今天为大家呈现第二部分。

  Q:所以还没有真正的推进阵容对付“反推阵容”是吧?
  A:基本上说,把你的敌人逼出他们的基地,然后你们战斗,找一个人专门对付他们其中一个重要的建造结构。

  Q:看到中国选手的比赛越来越具进攻性和快节奏,通常在20-30分钟就能结束比赛,你觉得可以尝试这种转变吗?
  A:也许吧,但是你必须相信DTS和Na'Vi。我猜这种转变发生的一个很大因素是中国选手本身——他们的水平一直都很高,而且在这方面非常有天赋。两年前,我已经注意到他们可以在20分钟内结束比赛了,回顾那时,我对他们的打法非常陌生。

  Q:给我们讲讲你加入的第一个DOTA2战队吧。
  A:事实上,在首个Na'Vi阵容中和Axypa以及Goblak一起打比赛的感觉很酷。我们打的真的很不错,只败给了GGnet,我们公开了很多的战术。尽管和他们一起打很有趣,但是我们没能达到DTS在2010年的那种高度。在DTS时期,我们可以轻松的用5个辅助英雄杀死5个主力。

  Q:那么这次继Light和Puppey后加入Na`Vi感觉如何?可以跟你在DTS 2010中的那段时光相媲美吗?
  A:我们从头说起。在DTS,尽管我们没有获得想要的英雄(我们的辅助不太标准,Dendi不打solo中路的英雄),我们仍然有角色可以打,而且我们打得很好。我们确定了这一点后,就很容易在正式比赛中选择英雄了,因为我们在训练中有很多有趣的尝试。我在这方面说了很多,但是我们真的很快乐。我们研究过没有小兵的辅助去gank,我们停止打钱,只是到处跑迫使连续进行50次团战(之后很多人称之为我们的“推进战术”,我们已经看过太多了)总的来说,DTS 2010是一段狂野而愉悦的旅程。
  A:在Na'Vi中,一切都更简单了。我们的方法更加严肃,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特定的目标,不断的愚弄对手。唯一对我们有影响的事就是缺少训练。是的,甚至在The International之前。想象一下我们四个人在比赛前还在打Warcraft 3的趣味地图,即使我们很久以前就得到了DOTA2的激活码。
  A:顺便一提,我们是获得激活码的最早队伍之一,但是我们仍然要确保快乐。我才这也是我们赢得Gamescom的原因之一吧——我们的团结难以置信。事实上,在我们获得全部的快乐并共同分享一些时光前,我们几乎不认识彼此。至于选手,Puppey和XBOCT取代了NS和Dread:显然,他们在游戏中担任不同的角色,但是我跟NS和Dread更亲近一些,因为我们的性格很像。他们两个离开Na'Vi后,我们队伍失去了两个有趣的人。
  A:如果你把他们看做选手,没有什么好比较的,因为他们都是很棒的选手。Dread在队伍中的角色很灵活,之后他在Na'Vi阵容中的主力和进攻角色被XBOCT取代了。如果你想谈技术上的区别,我觉得我没什么要说的。

  Q:你为什么要离开?这对Na`Vi来说是重大的损失吗?还是说他们可以正常的处理这件事?
  A:关于队伍的士气,我猜他们已经恶化了。至于他们的表现,水平依然很高,因为他们在加入Na'Vi时就很出色。我猜我的DOTA2退役至少比投向另一支战队要好。

  Q:你已经花掉或者投资了在The International上获得的奖金了吗?你似乎真的需要一辆不错的轿车了。
  A:(大笑)

  Q:在你赢得Gamescom胜利之后的采访中,你说过你失去了打DOTA2的动机。在赢得了奖金为100万美元的比赛后怎么可能呢?之后也不想再打了吗?
  A:我突然失去了动机,这对我来说是无法理解的。我不知道其他人在我的位置上会怎么做,但之前,我应该分掉400美元的奖金的。
  我现在明白了,DotA的重点不是在于钱,而是高潮的时刻(比赛中和四个同伴用心拼搏)。不要担心——我一样很有动力,现在全部的经历就像是我在Gamescom一样,我随时准备着打败任何人。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