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邬手记:WCG2012中国区总决赛CSOL综述

WCG

文/老邬

  我和WCG之间的关系相对于其他赛事来说有点特殊,作为其他CS赛事一直以来的媒体记者身份,今年是我第四次担任WCG中国区总决赛CS裁判,不过这次是作为CSOL裁判而不是CS1.6裁判。包括直播方式的一系列改变使得本次WCG对于大量CS玩家来说有点陌生,以下几点现场手记,或许能帮助你了解一下这个不一样的WCG。

  1、WCG2012中国区预选赛设立了15个CSOL分赛区以及15个晋级中国区总决赛的资格,是近年来CS项目晋级资格最多的一届,但分赛区参赛队伍也是最少的一次,没有一个赛区参赛队伍超过十六支。而2010年和2011年上海赛区CS参赛队伍都超过了40支,我在建立32进16表格的同时还需建立一个含八到九场附加赛的副表格。

  2、尽管今年分赛区参赛队伍少了很多,但传统强队该来的还是来了,除了已经出现在中国区总决赛的知名战队外,还有重庆赛区被TFE淘汰的AVSTARS,沈阳赛区被IMBA淘汰的JZBA,郑州赛区被ZINCTHAI淘汰的SP,武汉赛区因迟到而被剥夺参赛资格的Phoenix。

  3、尽管参加WCG2012中国区总决赛的队伍都将报销路费、住宿费,以及提供餐饮,此次CSOL项目仍然出现了弃权队伍。赛前我从主办方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弃权了2支,但比赛首日一共有四支队伍没有出现,其中包括近期频繁中途弃权各类CS赛事的FPSTT。从裁判角度来看队伍弃权会有助于减少工作压力,但却对整个赛事的口碑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4、个人素质一直是游戏行业里的硬伤,所以弃权普遍出现在各个比赛项目中,如果最恶心的弃权是CSOL项目的话(从原本宣传每个小组四个队变成实际上每个小组三个队),那最佳弃权必须颁给dota项目。居然会存在弃权到只剩下2支队伍的小组,而且还不至1组,那dota裁判岂不是只要执法一场比赛就搞定了一个小组?!据传dota开局前10分钟中有人秒退的话,那么后面跟着秒退的将不会扣分(第一个秒退的扣300英雄积分),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5、杜绝弃权现象的发生建议主办方从身份证实名制报名参赛上下手,没有说的过去的弃权借口(比如来的路上高铁追尾侥幸存活但还没爬出来就被官方救援人员埋了,这种我能够接受),明年报名时别让我瞅着一样的身份证。特别强调的是拿别人身份证报名这招早就不靠谱了,由于代开银行账户程序繁琐,我一朋友索性直接冒充他妹妹去开户,银行工作人员要求其就自产的络腮胡子和身份证正面性别后面那偌大的“女”字给出说明时,他半天憋了一句话:“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这确实是奇迹,因为工作人员信了。

  6、比赛现场为CSOL项目安排了4组机器,每组10台,也就是说CSOL项目可以同时进行4场比赛。这在前几届是不可想象的,之前最多只能同时打2场,然后就是各支队伍按照比赛流程反复拆装及调试设备。这次由于弃权了四个队伍,加上dota项目那边闲的蛋疼(理由看第三条),我借了dota项目一组机子,这样12支CSOL参赛队伍有10支队伍能够直接坐上机子,这对整个比赛的运行和执法带来很大的方便。所以尽管今年中国区总决赛CS参赛队伍比往年多,但却是我组织比赛最轻松的一届。

  7、每年的WCG中国区总决赛都有让我印象深刻的时刻,这次让我印象深刻的比赛绝对不是比赛首日New4主舞台和TyLoo打平,原因不仅仅是我由于忙于比赛区场次的组织而没怎么关注主舞台直播。听到help说TyLoo逼平New4我就萎了,这是New4今年第几次在和TyLoo比赛时先赢后输了,而且每次比赛前半段时间都坑爹的给人造成要爆冷的错觉。同样的情景在WCG2011上也出现过,当时队标挂horoscope的New4一出场就给TyLoo一个下马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8、今年WCG真正的高潮是比赛第二天的淘汰赛,国内目前排名前五的四支战队都被分在了下半区,New4和ZINCTHAI,TFE和E/TENG,四支战队均是先打成1-1,然后第三张图打平,再加赛第四张图。在经历四张地图、四个小时的对抗后,ZINCTHAI和TFE险胜过关。输掉一场从上午10点打到下午2点的比赛,E/TENG相当沮丧,一口谢绝了主办方提供的汉堡,给人一种红尘我已看破的感觉,不过当我尝试性问了一句那可乐还要不?(午餐是汉堡+可乐的组合)
  “要!”这次同意的很爽快。

  9、高潮还在继续,TFE和ZINCTHAI的半决赛同样激烈,为了一张晋级世界总决赛的入场卷(中国区一共2个,进决赛就意味着晋级),双方令人惊讶再次重复了之前的节奏,先打成总比分1-1,然后第三张图打平进入加赛的第四张图。时隔2年,我又一次看到那支熟悉的队伍,2009年的TyLoo和wNv的冠军决赛,2010年TyLoo和TyLoo.raw的冠军决赛,尽管队标队员都不一样了,alex的队伍依然激情四射。alex很擅长带动全队的情绪,每一个关键分、每一个frag,TFE都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气势压倒对方也是一种战术,在这方面TFE之前的对手E/TENG就非常吃亏了。E/TENG带动全队情绪的主力是forget,此人和TyLoo的k|ngz都是嘲讽型,例如冲着对方吼或者挑衅,这样能造成对方心态失衡,但前提是要对方能听得见。E/TENG和TFE此次比赛距离非常远,forget的嘲讽对方压根就听不见。而alex的风格是自嗨型,就是自己吼给自己听,这边嗨到爆了,E/TENG那边憋出内伤。

ALEX

  10、自从WCG中国区总决赛搬到光大会展中心后,alex带领的队伍不仅风格没变,连座位都没变,一直是背对场馆厕所正出口处——整个会场人流量最大的地方。alex因为姓卞,所以都喊他大卞,现场一句大卞引多少正往厕所走的观众竞回头。TFE比赛时由于吼叫激情四射,所以每次比赛时后面都会聚集大量观众,远远望去就像是在堵厕所,不知情的人都以为sky李晓峰上厕所了。这天TFE八进四打了四张图,半决赛四张图,加上季军赛两张图,全天共计打了十张图,于是sky一天上十次厕所的故事就这样流传开了。

  11、从好的角度说,TFE比赛位置离厕所近是有助于一些特殊观众的。秋天正是天干气躁便秘突发的季节,场馆里上大号的肯定不少,而TFE比赛时吼叫中最多的就是残局时“你行的”,以及拿下一局或者一个frag时震耳欲聋的“NICE”,这尼玛多助大号啊。相比之下E/TENG那边就坑爹了,我听的最多的就是forget在赢一局后冲对方喊“跪了跪了”,这上大号的一般都坐着,本来拉的时候就便秘不畅,外面还不停的喊“跪跪跪”,膝盖都要下去了还怎么提力。

  12、这次的另外一个裁判同样来自我的同事,而且诚意十足,从PCG总部广州而来。比赛首日晚上的漕溪路聚餐,比赛次日退场之际,以及次日晚上华山路的聚餐,其在三个不同的地点共计上了五次大号,加上在南丹东路住宿酒店没看到的几次,整个徐家汇都弥漫着他的那个的气息。我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谁能告诉我他不是在占地盘?

  13、威尔谢尔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