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精英CS》芬兰毒蝎natu专访:芬兰兵役限制了CS的发展

你之前说过Power Gaming解散后,俱乐部就一直在寻找一支新的CS分队,而你也在找东家,那么还有没有可能看到你和Power Gaming俱乐部再次“合并?”
natu:在芬兰CS圈除了这几位服兵役的选手,可供选择的人选并不多,这很不幸,所以要想一起组队绝不是片刻之间就能完成的,所以说要想实现这一点还需要解决很多问题。个人来说我当然非常期待能和Power Gaming这么出色的俱乐部合作了,但是究竟行不行我现在也不能打保票,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很遗憾你没能随队友参加WEM,看到队友在决赛激战fnatic让你兴奋还是说反过来这到刺激你幻想着“要是我在打决赛该多好啊”?
natu:两种感觉肯定是都有一点的。我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也知道假如我在WEM,Power Gaming肯定也能进决赛--如果你不相信,看看我们在WCG淘汰赛上的表现就明白了。WEM赛前我必须要做出成熟的选择--那就是要留在芬兰工作而不是去比赛,但是这拐却打失误了,因为就在WEM开赛时,我们就开始了罢工。

natu 说道2009年WCG世界总决赛,你们于四分之一决赛上输给了最终的冠军AGAiN,当时的赛制是三局两胜的单淘汰赛。如果是经典的双败赛,你觉得你们当时的表现能够更好,走的更远吗?你更喜欢哪一种赛制?
natu:三局两胜的单淘汰赛制显然是最合理的--因为这种情况下运气成分会比单图的双败赛小很多,如果是单图双败赛,简简单单的一个暂停可能就会淘汰掉你。在和AGAiN的那场比赛中,除了其中一个半场以外我们的发挥都异常出色,但是正是那个发挥失常的半场结束了我们的WCG之旅。再加上他们在WEM上的优秀表现,我们很可能会在2010年变得超级强大。然而很不幸,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你刚才说了留在芬兰工作而不是去比赛是一个“成熟的选择”,那么你既要工作,又要兼顾家庭和社交,同时还要在1.6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说要平衡这几者的关系是不是很困难?
natu:这仅仅是将我很随意的生活同自己的爱好相结合罢了,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困难。当然随着大赛的临近,我的生活便会异常忙碌,让自己很累。但是我的老板却很理解我,总是会同意我请假出去比赛,不会找我麻烦,我的女朋友对我的理解和支持也要比大家想象的多得多,所以我的生活还不错。

你驰骋1.6的各种顶级赛事已经有些年头了,那么是什么让你对这款游戏依旧着迷?是什么让你能够坚持打下去?
natu:竞技的感觉。大家都喜欢竞技,这会让你分泌肾上腺素变得很爽。为了跟上年轻一代选手的节奏,我一直都在不断变换自己的打法风格。2008-2009年期间,我休息了一整年,所以当我再次回归时,已经没有了疲倦的感觉,也再次喜欢上了这款游戏,而我当时之所以回来打CS的原因仅仅就是让自己享受竞技。如今能不能靠打CS挣钱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因为CS对我的吸引力更强了。

你刚才说到了改变自己的打法风格,那么在你驰骋沙场这么多年中,CS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natu:你需要做的仅仅就是去看2002-2006年的DEMO,去研究一下CS的节奏如何变化,大家都发明了哪些战术,当然,选手之间的平均水平也都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即使老一代的冠军队伍一直打到今天,让他们和如今世界一流队伍同台竞技肯定也是毫无机会的。因为如今选手们的适应能力更强,进步更快。
还有就是过去有机会登顶的队伍并不多,而在今天,努力训练有机会登顶的队伍至少要多出五倍。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