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的是你的心

太平洋游戏网·片羽的妖精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此行)

  现在再写起作弊这个源远流长的话题,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角度,也不会有出人意表的观点了。这也许显得有些无趣,就像每年的世界各地爆出的电子竞技比赛中的作弊事件,几乎一模一样的作弊手段,东窗事发后一模一样争议、舆论谴责、处罚。年复一年,我们都用同样的腔调抨击那些偷偷摸摸的作弊者,这种占据道德高点的义正严词能让我们产生澎湃的优越感。

  不妨把我当作祥林嫂吧:当首届CODCHINA-i全国CoD4联赛爆出中国电竞有史以来最大的作弊丑闻时(多达两支战队的四名队员在比赛中作弊),我觉得对作弊的抨击纵然令人疲惫,却依然需要在我们的纸笔下持续下去。印度哲学家奥修讲的故事:在堕落之城中,一个人日复一日地在街头辱骂着人类的丑恶勾当。有人提醒他这样的行为无法拯救那些心甘堕落的人类时,他的回答“我并非拯救他们,我只是拯救自己”。

cod


  我已经厌倦了对作弊者义正严词的指责,我不指望这篇文章能让多少作弊者改邪归正,只是想通过它告诉自己——永远别加入他们的队伍。

  作弊这种丑恶行径几乎浸淫了整个CS独霸天下的年代:从2003年SK王朝到2008年的战国四雄,从混乱不堪的网吧到线上练习赛到线下LAN Game,从北京到达拉斯到斯德哥尔摩,到处隐藏着作弊者猥琐的身形——南京ESWC上last R.3# LAN透视、东北Famas王子aiyo天下无敌、广东尊马迪俱乐部打训练赛时枪口上挂着自瞄、俄罗斯狙神sally和芬兰刺客natu在线上联赛作弊、2008年挪威某个不知名选手带着透视在LAN Game上拿了冠军。

  作弊之于电子竞技如同兴奋剂之于奥运:科技含量、隐密性、千夫所指。而在我的观点中,作弊又如同吸毒:轻易获得却卑微的精神胜利、清醒时刻的自责、欲罢不能。

  心理学家说,人类的大脑神经中存在这样一个奖励系统:它能强化许多人体美好的感受,并使人不自觉地趋向于美好的生理体验。注射海洛因时,人体会感到一阵暖流,并产生一种极其强烈的欣快感。可卡因的吸食更是觉得飘飘欲仙,洋洋自得,这些“美好”的生理体验或许便是瘾君子嗜毒如命的原因。所有瘾的生物机制都是相仿的。能产生欣快感的东西让人想持续享用。进化赋予我们对幸福不懈追求的本能。但若这些东西太容易获得,而又没有别的因素来制约,久而久之就容易产生依赖性,一旦失去则惊慌失措失魂落魄。

  这样看来,生命未免太过空虚寂寥。

  当然,药物成瘾依旧具有无可替代性。可卡因、海洛因作用于脑内的奖赏系统,令人产生兴奋或欣快的感觉,这种强烈的刺激是其他物质无法匹敌的,这也许说明了电视瘾、网络瘾和作弊瘾不该称为瘾,只能称为一种“依赖”。比起毒瘾、烟瘾和酒瘾来,的确是小儿科。被网瘾吞噬的只是“沉迷者”的精力,而被作弊瘾吞噬的则是作弊者的理智。然而,和毒瘾不同的是,作弊者的自欺自弃。海洛因能夺取人类身体的主权,而作弊器仅仅只能让堕落者更堕落。透视、变速齿轮、自动瞄准......只要你不想使用它,你永远也不会用到它。
 

cod


  曾经一个CS作弊者向我诉苦:他有意克制自己产生“作弊”的念头,然而最后却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他试图从我这获知如何取得自己双手的控制权,而我的回答是:作弊的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