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传奇!Activision公司编年史

cod

起源

  在有“小行星之年”之称的1979年,Atari公司的四位最有才华的工程师——David Crane、Bob Whitehead、Alan Miller、Larry Kaplan——走上了业界舞台的最中央。他们喂饱了自己的磨坊主,却没有得到一丝好处:荣誉、地位、金钱全都与他们无缘——尽管他们的作品占到了Atari家用游戏总销量的一半。

  于是,就像历史所昭示的那样——他们揭竿而起。在一位唱片业主管Jim Levy的资助下,他们创建了自己的游戏工作室——Activision。身为在唱片业浪迹多年的老手,Levy最擅长的就是对艺人的宣传包装。

  Atari很生气,叫嚷着这是一场赤裸裸的阴谋和间谍活动。可实际上,当初四人空手离去,没有带走公司一针一线——这让Activision没有把柄可抓,也让Atari无可奈何。Activision因而有幸成为史上第一家家用主机第三方。在当时这无异于一场革命。

  “在游戏产业史上,设计师经历了从隐姓埋名到摇滚明星的嬗变,”David Crane在专访中说,“我们希望创造这样一个环境,能够让玩家从中感受到某位特定设计师的个人创作风格。同时还会对该作者的下一款游戏充满期待。”

  1982年,Activision的股票猛升,而且这种升值是通过一种颇为现代的方式实现的:收购眼所能及的一切小公司。与此同时,Activision开始向PC市场扩张。

cod


奋斗

  “视开发者为作家”的思潮逐渐成为美国游戏业的主旋律,它不仅催生了EA、Interplay等一大批明日厂商,更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戏即艺术”运动。但好景不长,美国游戏业很快遭遇崩盘。Larry Kaplan悄然辞职重回Atari,然而这里没人再对硬件开发感兴趣,有的只是恼人的电话监控,这让Kaplan不再感到有任何乐趣可言。

  尽管Activision勉强度过了1983-84年难关,但所有最近收购的公司和经营项目都离它而去。公司股票暴跌,两位创始人Miller、Whitehead也双双离开。

  不久公司又连接爆发了两件大事:一是Levy最初所作出的“赋予单独设计师以崇高荣誉地位”的承诺,以很难再兑现下去,因为此时的游戏开发工作量,已远非昔日可比。二是以程序师Garry Kitchen的另立门户为起始点:Activision的人员流失变得越来越严重。

  由于业界形势的飞速发展,Activision开始紧缩银根。当Bruce Davis接替了Levy的CEO职位后,David Crane也离开了公司,转而去和Kithchen一起工作。至此,Activision的四大创始人已走得一个不剩。

  在最近的一篇访谈中,Crane这样解释他当初离去的动机:“Activision之所以能在80年代初成为业界巨头,是因为它明白游戏是一种创造性的作品,它必须在一个创造性的环境中诞生。Bruce Davis的最大错误就是把电子游戏当作商品而非作品看待。我只提这一点,因为它是我为什么不能在公司再呆下去的最好理由。”


转型期的迷茫

  不久,Davis决意带领Activision从游戏主业向其它普通商贸业务转型。公司的名字被更名为为Mediagenic,只在从事游戏业务时还保留使用Activision这个名号。但奇怪的是,它却以Mediagenic的名义出版了光碟冒险游戏《The Manhole》,该作为日后Cyan的现象大作解迷游戏《神秘岛》奠定了基础,因此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但不管怎么说,公司的转型和改名,都是Activision史上最大的灾难。1991年,Mediagenic申请第十一章破产保护。两年后,公司初创期的一位高级官员Bobby Kotich重新收拾残局,将公司名称重新还原为Activision,又将公司地址从北加州挪往南加州,途中还裁去了大批员工。

  从此时起,Activision终止了对内部开发小组的扶持,开始以外部工作室的作品为主要出版对象,偶或直接买断这些工作室。其中一些重要收购包括1999年的Neversoft——代表作《托尼霍克》系列;2001年的Treyarch——代表作《蜘蛛侠》《使命召唤3》《使命召唤5》;2003年的Infinity Ward代表作《使命召唤》《使命召唤2》《使命召唤4》。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