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战火世界》二战FPS游戏的终章

太平洋游戏网·片羽的妖精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此行)

  《战火世界》不耗时的关卡长度,并不妨碍表现出我想象中的一切:热带丛林的细密凌厉、东欧战场的雄浑宽广,以及黑暗残酷。但通关几遍,莫名的失落感如海潮袭来:《战火世界》若只作为单纯二战游戏已经完美,然而贴上了《使命召唤》的标签,便会觉得依然缺失了什么。

  细细来看。

  首先作为一个NPC人物众多的游戏,《战火世界》的人物性格难称饱满。回想一下前作塑造的那些鲜明形象:扎卡耶夫拥有一张瘦骨嶙峋的脸和邪恶无比的眼神,是FPS游戏中少有的让人过目不忘的恶棍;SAS大叔price在游戏中类似导师与兄长,至今仍有人对他的生死念念不忘;口舌伶俐的黑人大兵Griggs出彩地方不多,但在结尾处掩护soap时中弹身亡依然能让人眼眶湿润。

COD

  相比之下,《战火世界》对人物性格的塑造要粗糙生硬的多。苏联老头政委远比price大叔冷酷无情,USMC一笔带过的人物形象又埋没在危机重重的丛林鏖战中。最后一幕,战友在胜利前死去也难以像前作Griggs的牺牲一般让人动容——我甚至记不住这个光脑袋兄弟的名字。唯一的印象是那个书生气的苏军士兵,游戏中屡次出现对他和日记本的镜头描写,类似于前作中Griggs用恐怖分子的录音机放RAP的细节。

  《使命召唤5》对战争的描写不算平庸。游戏开场就出现了日军的割喉酷刑,之后的残酷场景屡见不鲜:斯大林格勒角落里堆积的苏军战俘尸体、吊死在柏林街头路灯上的德军士兵——在这些渲染黑暗的做法之下,制作组多少引出了战争的残酷。

  但也仅此而已了。《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书写了一段扣人心弦的战争故事,而《战火世界》则是回顾记录过千百遍的历史,因此缺乏戏剧性,激烈的战斗掩盖不了平铺直叙的剧情的乏味。作为史诗最终章,《战火世界》并未如我所想中煽情,以在国会楼顶升旗收尾固然干净利落,却了无新意,远逊四代的意味深长。

COD

  不得不承认的我已经被《使命召唤4》的结尾惯坏了:直升机将soap的担架缓缓吊起,画面逐渐明亮、天空消融在耀眼的光芒中,仿佛英雄魂归天堂。字幕最后是SAS与USMC队员的战地合影,这张照片是游戏点睛之笔:象征团结、牺牲、兄弟手足、leave no one behind。 

  这是创新最小的一代。海军陆战队部分,若不是喷火器风头尽出,我会以为我在玩《荣誉勋章:血战太平洋》的后续章节。至于苏联关卡,不过是加强版《使命召唤2》。最后僵尸隐藏关卡固然颇具新意,却有喧宾夺主之嫌。前作的卖点是“电影化的游戏剧情”,而《战火世界》吸引人眼球的不过是喷火器和系列中首次出现的太平洋战场。这是波澜不惊的一代。换句话说,游戏中的一切都是我们所能预料到的东西。刺刀见红的肉搏、战争载具、点线式瞄准、生命值自动回复、火爆的战地氛围——Treyarch在《战火世界》中集结了几乎全部的流行元素,我们可以看见所有二战FPS游戏的影子、规则、进程与逻辑。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