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特约作者:佛罗伦娜

  安度因·乌瑞恩,生于暴风城,长在圣光下,如今堪堪18岁的年纪,已从王父的手中接过重担,以瓦里安·乌瑞恩的佩剑萨拉迈恩为权杖,引领联盟军队的走向。但要知道,他并不是生来就是如此坚忍的。

  孤独的童年

  第一次兽人战争结束不久,从父辈手中接过暴风王国继承权的瓦里安·乌瑞恩暂时稳住了局面,并将西部荒野贵族出身的的蒂芬迎娶回朝。和那些痛苦的政治联姻不同,瓦里安自由选择的婚姻可谓浓情蜜意。很快,小王子便诞生了。瓦里安为其冠以曾经的暴风城摄政王安度因·洛萨之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像这位辅佐自己登上王座的战士一样,能够成长成一位骁勇善战的英雄。这是乌瑞恩王室在风雨飘零的几十年里鲜有的、堪称童话般完美的几年。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暴风城

  好景不长,黑龙奥妮克希亚开始了她的行动。她自幼便接受亲父死亡之翼的教导,随着他参与了不少搅乱人类王国秩序的恶行。死亡之翼为自己的人形拟了一个虚构贵族的姓氏,奥妮克希亚紧跟其父的步伐,直接继承了这个姓氏,以卡特琳娜·普瑞斯托之名潜入暴风城,明面上跻身上流社会,逐渐插手上层阶级相关事务;暗地里则收集情报,挑起并加剧贵族与石匠工会之间的矛盾,一手推进了石匠工会的起义。

  石匠工会的暴乱带走了瓦里安的灵魂伴侣、安度因的母亲、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属于暴风城的安宁。悲痛欲绝的瓦里安把所有的关注都转向了独子安度因,趁着国王无心政事,“普瑞斯托女士”把控了朝政,顺利引入其兄奈法利安麾下的黑石兽人,攻陷了大片暴风王国的领地。

  安度因的童年记忆恐怕就是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中开始的,但这一切还远不够填满黑龙女士的野心,趁着安度因说服瓦里安前往塞拉摩参加会议相谈外交事宜,黑龙指使迪菲亚兄弟会(前身为石匠工会)绑架了瓦里安国王,利用魔法将瓦里安的灵魂分裂成两份,借机放逐了坚韧的战士之魂,并对暴风王国内廷宣称国王陷入“失踪”状态。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安度因于此时第一次戴上了和他身量不符的王冠,用稚嫩的肩膀担下了“国王”的重任。在摄政王伯瓦尔·弗塔根公爵的辅佐下,安度因四处向冒险者打听父王的行踪,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归来。尽管父王接连几个月都杳无音信,且有“普瑞斯托女士”在政事上暗中作梗,这位年幼的“国王”仍然确保着暴风城的安定。甚至在少部分市民意识到他们的年长国王已失踪,恐慌在民众间蔓延的时候,安度因依旧尽力安抚他的人民。不论是治国方略还是他那份远超同龄人的沉稳,人们都有理由相信,这个坚韧而温柔的少年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君王。

  安度因·乌瑞恩的童年无疑是孤独的,父王的失踪,王国的动荡,人民的不安,他早早被加冕成王。古来帝王多寂寞,前路险阻,可他不得不孤身前行。

  自古英雄出少年

  迪菲亚兄弟会收到赎金之后放回了灵魂不完整的瓦里安,黑龙之女将变得怯懦而浪荡的他拢在身边,意图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傀儡国王。安度因眼睁睁看着这个父亲逐渐收起了当年的英姿勃发,开始“忘记”他的生母,变得对另一个女人言听计从。国家在这样的带领下变得颓废,即便他还小,抗议的声音也会不经过滤进入他的耳朵,他感到苦恼不安却没有办法解决这一切。而当被黑龙之女分裂并驱逐的、拥有战士之魂的瓦里安回到暴风城,更有一场令人心累的争执等着众人。要不是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牺牲自我揭发黑龙的诡计,恐怕整个暴风王国就会完全落入她的手中。

  眼见实情败露的奥妮克希亚掳走了安度因,意图要挟被她分成两人的“瓦里安们”,但狡诈的黑龙奥妮克希亚显然低估了亲情真正的力量。凭着对儿子的爱意,两位瓦里安不计前嫌,克服了各自性格中的软肋,一同前往奥妮克希亚的巢穴。“父亲们”努力的同时,安度因也没闲着,年仅10岁的他爆发出作为王国接班人的优秀资质,那是一个国王应具备的勇气与智慧。他和黑龙公主争锋相对不断周旋,坚持到了“瓦里安们”赶到的那一刻。前一秒还相互争吵不休的瓦里安们顷刻间为了他们共同且唯一的儿子团结一致,把怒火倾向了这一切灾祸的始作俑者,并在战斗中融为最初的一体,将所有黑龙带来的灾祸平息。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黑龙之女被击败,暴风王国正值百废待兴之际,瓦里安失踪期间结交的朋友们向这个家族伸出了援手,血精灵瓦莉拉·桑古纳尔便是其中一人。她接受了瓦里安的委托,对安度因进行战术训练,授予他战斗技巧等一切能把他培养成一名战士的课程。

  经历了奥妮克希亚的事件,安度因渐渐表现出了和父亲不同的一面。相比强健的肌肉与卓越的战斗技巧,爱好和平的安度因更愿意选择用“斗智”的方式去面对他避不开的争端。也因为不愿主动战斗,叛逆期的安度因和他的父亲产生了必然的摩擦。

  安度因无疑是爱着瓦里安的,甚至不惜动用他不擅长的武力也要从天灾士兵的手中救下父亲的性命,可他同时也无法忍受当时的瓦里安那惯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性格。他急于摆脱父亲想培养他成为一名战士的期望,自发地担任了暴风王国使节的责任,代替他那尚且毛躁的父亲出使盟友国。

  铁炉堡之变

  出使盟国让安度因获益匪浅,他从“吉安娜阿姨”那里得到了炉石,甚至后来还在这塞拉摩收获了一份来自部落领袖的友谊,不过要说游历期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回忆,那非在铁炉堡的日子莫属。

  作为暴风城外交大使驻留铁炉堡期间,安度因经历了大灾变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天翻地覆,经历了麦格尼·铜须国王的石化,也经历了各族领导人以为失去了铁炉堡之王而前来悼念的时刻,更见证了因此引出的一系列问题——麦格尼的独女、嫁给了他的死敌并和他断绝关系的茉艾拉·索瑞森听闻父王化为钻石的消息,即刻带着她的儿子和黑铁矮人赶回铁炉堡,宣称自己诞下的黑铁与铜须之子是最为合法的继承人,并趁着儿子尚且年幼,开始了她短暂却严酷的铁腕统治。她将铁炉堡对外的道路切断,并把这座王城里包括安度因在内的所有人都当做人质,迫使外界承认她儿子的合法继承人身份。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茉艾拉·索瑞森

  瓦里安何曾受过这样的胁迫?急性子的暴风城国王做出的决定果断得令人咋舌——他放弃了一切外交辞令,甚至省略了繁琐的交涉步骤,直接付诸行动。瓦里安第一时间调度军情七处的特工,迅速集结出一个含他在内近20人的精英小队,打算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再一次从“邪恶势力”手上救出他的儿子——杀了茉艾拉。

  父亲剑拔弩张地秘密赶往铁炉堡之际,安度因这里的气氛反而十分祥和。他已不再是被黑龙掠走的幼童了,尽管他还是个“似乎永远停留在10岁”的少年。但这一次,心智成长了的安度因不会像从前那样藏在落石之间,等待父亲的救援,而是更加灵活地用他自己的智慧去解决问题。安度因利用吉安娜送他的炉石传送到了塞拉摩,并遇见了恰好在进行友好访问的贝恩·血蹄。同样属于王国/部族继承人的两位在短时间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甚至因为感受到对方的真挚与决心,安度因还将自己的权杖“破惧者”送给了贝恩。他不觉得这是一种需要冠以名头的赠与,而是破惧者自身的选择。和贝恩的谈话让安度因看清了一些可以由他来努力、也更适合他性格的未来,那就是一个“和平”的未来。

  一份和平的心境是重要的,但比心境更实用的永远是行动。实现和平也许对于平民来说是一份合理的选择,对于未来的君王而言,停止一场纷争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

  很快,瓦里安的刺杀小队在路上了的消息传到了塞拉摩。安度因挥别了新朋友和吉安娜,自传送门前往铁炉堡,希望身体力行改变父亲的行事风格。

  当安度因赶到时,急性子的瓦里安已经在着手准备处决茉艾拉了。这一举动意味着他将选择放弃人类与矮人之间多年的友谊,安度因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以“茉艾拉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劝服了父亲,及时将这位对自己并不友好的黑铁女王救下,并合理安抚了在场的每一个受惊者,一场近在咫尺的联盟内乱就这么被安度因化解了。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三锤议会

  年轻时的瓦里安从安威玛尔时代的铁炉堡习得了足够的战斗技巧,当他准许儿子前往铁炉堡时兴许满怀着“儿子能够得到来自矮人的武艺指导”的期望。安度因的选择无疑让他失望了,但至少从“成长”的角度来看,小王子还是在这里得到了和他父亲一样多的收获。

  受教及运用

  联盟代表大会时期,安度因同他的父亲一起参与了整个会议的行程。在宴会上,安度因见到了那些在麦格尼的“葬礼”上见过的联盟领袖们,他本着学习的态度恳切地旁听这次会议。与此同时,认真观察局面的人不仅安度因一个,先知维纶对安度因的潜质青睐有加。在瓦里安当众声讨吉尔尼斯在第三次战争中的“背叛行为”并离场之后,维纶找到了没有随父离去的安度因,同这位刚刚接触圣光的年轻人一起探讨圣光的奥义。圣光有关的一切显然为安度因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甚至值得他在被贴身护卫带走之后的当晚主动再去寻找先知的启示。

  或许是理念契合的缘故,安度因很快便接受了这份指引,决心为圣光的道路奉献自己的一生。可当他找到父亲想要向他分享自己的决定,两人的关系和理念在这时爆发了最大的冲突。想要暂避父亲气头而离去的安度因甚至被愤怒的父亲弄伤——这几乎就是当时的两人处世态度的缩影,父王勇往直前却咄咄逼人,甚至到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伤及他人的地步;而小王子尚且不够自立,没有足够力量的他遇事只能转身离开,默默承受父亲的独断对他造成的伤害。

  受伤的安度因此时再也无法忍受父亲的鲁莽,他拒绝了父亲“退了一步”的表示(瓦里安希望安度因至少能够留在暴风城里,遂请了大主教本尼迪塔斯为后者进行教导),动身前往维纶所在的埃索达。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先知维纶

  作为智者与先知,维纶不会放任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他在确认了安度因的信仰有多坚定之后,收下了这位身份特殊的弟子,开导他,成为他生活与学习中的挚友(就像另一个世界里的他对伊瑞尔做的那样),引导他思考和瓦里安之间的正确关系,并向他展示了圣光所指引的光明未来。

  圣光之路总是充满考验的,这条道路对谁来说都不轻松,安度因的信仰也遭受过严峻的考验。当大灾变所带来的难民聚集在埃索达之外,安度因竭尽全力给予帮助却仍旧无法平息人们的怨恨时,他也曾迷惘过。他为此质疑维纶的选择,也因此看到了导师所展示的、每天困扰纠缠维纶不休的梦魇。这一次与长辈的理念冲突,安度因选择了理解。但疑惑的种子或许从此时开始生根发芽:一味的和善能够完全拯救他的人民吗?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埃索达

  现实给出了答案:不能。随着难民与原住民之间冲突的升级,安度因愈发对维纶不管不顾的行为感到不安,直到冲突引发了流血事件,维纶没有作为的状态让安度因撇开双方身份上的差距,用激烈的言语点醒了自己的导师。此时维纶才惊觉自己陷入了未来而忘记了更为重要的当下,随即痛定思痛,动身阻止了这场暴动。

  周游各国的履历让安度因大开眼界,也让安度因更加坚定地在圣光之路上走下去。但最重要的,是他从中汲取了成为一名合格领袖的经验和教训。接纳难民的经历无疑让安度因看到了简单的“和平”之下更深一层的存在,即为了它要付出什么。

  理解与影响

  又一年的纪念逝去英雄的纪念日来到,安度因迫不及待地回到暴风城,想要向父王汇报自己的所学所闻,特别是先知维纶对自己的预言——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位强大的牧师和睿智的国王,这对需要长辈肯定的安度因来说是极高的评价。可当他回到家,却发现父王一如往日正粗暴地对着贵族们大吼,瞬间疲累涌上心头不得已转身而去。在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的牵线搭桥下,乌瑞恩父子在暴风城墓园、蒂芬皇后的墓前见面。在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性的墓前,关系僵硬的父子冰释前嫌,解开了心结。未料本尼迪塔斯早已背叛暴风城投靠暮光之锤,听从他命令的刺客也静候在此,趁瓦里安不备攻入墓地,一番苦斗后国王终因敌不寡众,受了致命重伤。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安度因(上)

  临终前的瓦里安终于敞开心扉,直率地向儿子表达了自己对他的爱意,并给了安度因他最想要的、来自父王的认同。他为儿子感到骄傲,并劝说悲痛万分的安度因不要为此感到难过,因为他所遭遇的一切,是他认定了的乌瑞恩家族的命运。

  此时吉安娜与暴风城的将士们才刚刚赶到,悲痛的安度因拒绝了他们的提议,他虔诚的祈祷,并第一次向世人展现了他所信仰的圣光的力量,奇迹般地将他的父王救活。

  这是一场让人破涕而笑的转折,是一次配得上暴风城漫天烟火庆祝的时刻,无论乌瑞恩父子也好,还是看着这一切发生的你我也好,都希望时间停留至此。毕竟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国王甚至能够从前一刻的濒死回复到参加庆典。他们一同来到纪念日的闭幕式,迎着落日余晖激励民众不畏艰险共度难关,欣欣向荣的明天等着众人,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妙。

  然而事与愿违,艾泽拉斯的造物主没有那么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