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NC长文:非不愿立足南美 实无法落脚

昨天,V社一纸公告取消了原paiN X战队晋级重庆Major的资格,并警告所有试图去较弱赛区打预选赛的队伍,做好被取消资格的准备。从这份处罚来看,没人会认为V社做得不对,只有一个南美人的,不长居南美的队伍也能叫南美队?但是随之而来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为什么paiN X能打吉隆坡Major?为什么重庆Major南美预选赛直邀了paiN X?为什么CCNC等人脱离了paiN X后V社没有立刻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而是非要等到他们晋级了,PPD推特曝光了,才来了一个取消资格的处罚?

 

CCNC和他的队友,队内唯一的巴西人Liposa都将矛头指向了V社以及具体制度的缺失。

 

先来看看Liposa是怎么说的。

 

 

所以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应该都知道我们被取消了南美赛区晋级重庆Major的资格。

 

首先,我想要向那些对于我们在南美打比赛这件事感到受伤或者不舒服的人道歉,这让很多粉丝失望了,我诚挚地为这件事引发的问题感到抱歉。

 

我还要指出V社与我们之间的沟通实在是差到极点了。在我们被取消资格前,我们被南美赛区预选赛直邀了,并且还出线了。而在我们出线前,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或者因为人们不关心(所以根本没人指出来)。PPD的推特也忒厉害了,这真的好吗?如果V社在预选赛开始前就取消了我们的资格,那么我们还有机会去参加北美预选赛,但现在一切都没了。

 

我无意为我们所做的事辩解,也不是想要搞出更多的闹剧,但是V社如果能明确制定相应的规则,而不是给我们一个模糊的允许或者不允许的声明,那么就能避免这一切的发生。我相信其他队伍也有类似的问题,因为V社根本没有真正的规则,所以一切都很随意。

 

至于我们的队伍,我们会参加北美赛区的Minor预选赛。再次为我们所导致的问题感到抱歉。

 

而CCNC更详细地解释了新赛季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一些经历,以及他们为何没能够长时间呆在南美,并非不愿意,而是不能。

 

 

首先向南美地区的玩家表示道歉,我们本意并非是想抢夺名额,但如果你们是这么想的话,我再次致以诚挚的歉意。

 

然后我要说说我们新赛季的开始,以及我们这么做的原因。TI8之后,原SG的两名巴西选手4dr、Liposa以及已经在南美和他们打了六个月的美国选手Flee想要在新赛季组一支队伍,正缺两个人。而我和Ritsu也在找队伍,我们一拍即合了。我们在同一个服务器玩游戏,我们好友名单上都有南美玩家,也经常和南美的玩家交流,所以加入南美赛区对我们来说是个很自然的转变。我和很多南美选手都是好朋友,也曾帮助他们成为职业选手,就像我以前帮助北美选手那样。

 

在吉隆坡Major南美区预选赛结束后,ESL告诉我们可以参加北美预选赛,于是美国选手都回到了美国。因为我们认为只有两位选手卡总定比五个人都顶着延迟要好。之后我们又不得不在北美和南美之间飞来飞去,参加不同的预选赛,直到我们被WSOE直邀,才有空闲各自回家陪下家人。在WSOE结束后没多久,因为SumaiL签证没过,我就被EG邀请作为替补去参加ESL One汉堡站。这缩短了我们在吉隆坡Major之前可用于集训的时间,(ESL One之后)我们就进行了集训。我们在南美和北美之间不断来回并不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是因为不得不参加各种预选赛、线下赛,而且我们团队并不富裕,短时间租用公寓或者别的地方来打比赛是十分困难的事。

 

在我们从吉隆坡Major淘汰后,我们坐下来讨论了这支队伍该如何前进。Liposa原本是三号位,为了队伍着想他腾出位置转型了五号位,但他内心深处还是个三号位,所以我们必须做出改变。但是要和某个你很喜欢,并享受和他做队友的人分开,是个很艰难的决定。在我们飞回南美前两天,我们决定踢了4dr,让Liposa重回三号位。由于当时重庆Major南美区已经开始了,我们短时间内很难找到一名南美选手加入。而且我们相信DOTA的核心是无国界的,不同地区的人因为这款出色的游戏集结起来组成一支队伍,然后试图去和其他国际顶尖队伍竞争,而这也是我们的目标。出于这个想法,我们觉得kitrak很适合我们,并让我们有机会和世界上最强的队伍战斗。并且paiN X和test123两只队伍的核心是一样的,我们也已经预定了在南美的集训地点来练习新版本,参加预选赛。这就是我们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的原因了。我们尝试建立一个长期的训练基地,但是我们只有临时签证,再加上我们总是在飞来飞去参赛,回到南美的时间很少,就更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了。任何角度来说我们都不曾想要占南美赛区的便宜,我们想要成为一支真正的南美队伍。我并不是想要责备Valve或者粉丝,因为我们所做的的确很像是在抢南美的名额。但归根结底,我们只是一些想要组建世界上最强队伍的人,但无奈被旅行和琐事给牵绊住了。

 

我们无法确定CCNC是否如他所说真的想要在南美立足,但是V社这种亡羊补牢的做法,再一次暴露出了DOTA2职业体系中极大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