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LFY.ddc:DOTA2的活化石莲岛的追梦人

  八月末,“天鸽”肆虐后的澳门仍然透露出一股破败的景象,街头许多店面仍未通电,亦能看到不少枝干和瓦砾堆积路边。“刚回澳门就遇上台风,家里断电了3天,我躲在楼下网吧打了3天Dota。”DDC告诉我。

  热爱游戏,投身电竞

  DDC,本名梁发明,90年出生的他在Dota2职业圈已然是一名老将,今年随LGD-Forever Young(简称LFY,下同)出征西雅图,斩获季军。这也是他第七次征战国际邀请赛(简称TI,下同)线下赛,“感觉和往年差不多,但是今年队伍状态特别好,有点像TI4的VG,小组赛莫名其妙就拿了第一。”

  据DDC介绍,他很早就在哥哥的带领下接触了war3以及Dota,自己读书成绩不好,16岁就辍学在家打Dota了,后来出来工作一段时间,攒了一些钱,10年的时候受到好朋友Xiao8、Yao的邀请,到广州打比赛,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我是单亲家庭,上面有2个哥哥,母亲对我要求很少,只要活得开心就好。家庭对我性格塑造比较多,我比较随和、看得开,这对我打职业也有不少助益。”谈及当初,DDC显得很平静,“我很喜欢打Dota,也想闯出一番天地。澳门这边观念比较保守,父母会希望小孩早点工作结婚生子,对电竞这些新事物接受能力不强。所以我就到大陆打职业,刚开始也比较艰苦,生活全靠在澳门工作攒的积蓄。”

  DDC眼睛很大,思考时视线会下移,但是倾听时会很专注的盯着你,讲话语速很慢,声音也不大,时常挂着笑容,显得很和气。

  “我最早的ID是sky2007,后来一次打比赛,赛事方要求改一个简单的ID,DDC就沿用至今。圈内人叫我盖狗、盖哥,这也是sky的谐音,但是Sccc不一样,他会叫我本名发明,很有趣,我很喜欢和他交流。”

  十年年电竞生涯,DDC辗转多支战队,念念不忘的,还是那支最初的LGD。“我最喜欢的是Dota1的LGD吧,那时候我、Yao、Xiao8、Syalr、DD,大家年龄都差不多,打Dota的经历也相似,就好像是兄弟一样,没有老大哥,共鸣比较多,现在的队伍年龄差大一点。”DDC笑着说,“现在不太有机会聚在一起打Dota了,但是还是想和DD一起玩,他人很有趣,很逗,做的饭也好吃。”

  “夺冠会给我带来快乐,赢得比赛的喜悦是无可比拟的。”DDC告诉我,当然,如果自己喜爱的英雄版本改动被加强了,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我喜欢玩痛苦女王,像TI5的寒冰飞龙,今年的巫妖你看我好像是绝活,把把都选,其实平时玩的不多,只是版本强势,适合比赛,不得不练。”

  喜静厌动,爱看综艺

  不爱出门,喜欢宅着打Dota,偶尔看看综艺节目,这就是DDC的业余生活。“我很少运动,就一直坐在电脑前,也没什么不好的,也不是很喜欢旅游,平时看综艺多一点。”除此以外DDC甚至不玩别的游戏,“我会晕3D(画面),以前打CS:GO打一个小时就要休息,最近很热门的‘跳伞吃鸡’,我玩了15分钟就想吐。”

  “其实我平时也不怎么打天梯,也不热衷于上分,我就7千多分,如果别的五号位冲上9千、1万了,我才会有动力去冲分吧。休闲时候会更喜欢看综艺,最近在看《中国有嘻哈》,比较支持GAI,很有中国风。”

  对于未来,DDC没有很明确的打算,“今年状态很好,LFY队伍也很有默契,我想再打一年,退役后应该不会回澳门,会留在大陆从事和Dota相关的一些工作吧,毕竟朋友都在这里,人脉也多,会好发展一些。”

  最欣赏Newbee

  在这次TI上,LFY以B组小组积分第一出线,被Newbee击败进入败者组,并输于Liquid(简称液体,下同)获得季军。“我们队伍虽然我是BP手,但是阵容都是大家讨论出来的,指挥其实也是轮流指挥,一般看中单和大哥,哪个经济好,哪个声音大(指挥)。”谈及TI7,DDC皱了皱眉,还是心有不甘,“输给液体主要还是BP问题,绝活ban不完,我们选择的酱油线上和支援都不如对面,所以前中期都很被动。而且他们一直在赢,状态越打越好。像第三把我们去推上一塔,对面miss了大概30秒,都没注意对面是怎么过来的,被打了一个团灭,是很不应该的。打的再好的话,应该是可以判断出来。”

  “其实我最欣赏的队伍是Newbee,这一年来他们成绩很好,配合好,也很团结,节奏很紧,不太会有失误。输给液体主要原因是风格被克制吧,液体个人实力强,通过三路带线,有时候被抓几个酱油,大哥还在带线推塔,(液体的)这种风格会给兵线很大压力,Newbee遇上这样的队伍,就会出现因为处理兵线而失误。感觉Newbee对液体的了解不如我们。”DDC对Newbee评价很高。

  “五号位国外我比较欣赏PPD和KuroKy,国内的话,小明啊,Y队啊,这些辅助能力强,又能指挥队伍的。”

  作为一名老将,DDC经历过无数比赛,其经验之丰富无需多言,配上同样是各个位置顶尖的队友们,LFY已不再是以前的任人宰割“老肥羊”,而是一座大山般的“老佛爷”。而现存经历全部7届TI的老将中,Puppey和KuroKy都已在不朽盾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希望明年的“中国年”,我们能在冠军舞台上看到LFY与DDC的身影。当然,作为“票来”,DDC定会为LFY带来那张前往西雅图的飞机票。

  浅谈电竞职业圈与电竞产业化

  作为近年来的新兴产业,电竞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资本入市,以Dota2为例,7月美国西雅图的国际邀请赛总奖金达到2400万美金,10月ESL Major资本大鳄梅赛德斯奔驰也将入场,“一起哈啤”的口号更是让哈尔滨啤酒收获无数商机。而电竞也逐步被社会认可,从早年的电子毒药,到去年Wings五位队员入选劳伦斯奖,成为2020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短短几年,这个行业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借着这次采访之际,DDC也阐述了他的一些看法。

  受众多,潜力大

  电子竞技早已不是一个贬义词,拥有广大受众的新兴产业正在逐步展现自己的实力,在中国,目前火热的“特色小镇”计划也使得不少城市盯上了“电竞”这块蛋糕。4月份,重庆忠县宣布投资14亿建造一个电竞小镇,前日,LGD宣布将落户杭州,在杭州建立电竞小镇,“LGD之于杭州,就会像曼联之于曼彻斯特,皇马之于马德里,拜仁之于慕尼黑,AC之于米兰那样。”

  “俱乐部计划在杭州建立一个有网咖、影院、购物、饮食的综合娱乐设施,到时候我们也会搬过去,在那边训练,宿舍也会在附近。”DDC向我介绍,“主要是因为英雄联盟(简称LOL,下同)那边比赛有主客场的要求,我们是跟过去的。”

  根据SuperData数据,去年电竞收入为9亿美元,无论是Dota2还是LOL亦或是其他项目,都有着大大小小的比赛,以及线上线下的多种观看途径。在全球各地都有着广大基数的粉丝和观众,LOL的全球月活跃玩家在去年突破一亿,粉丝们为这个产业带来了非比寻常的活力。

  “现在看电竞比赛的人越来越多,电竞也会被正确的看待,像Newbee的UUU9,他父亲,一位60多岁的老人家,也会关注儿子的比赛,虽然可能看不太懂,但是这对我们职业选手是一种很大的肯定。”DDC说着似乎有些羡慕。

  在TI7之后,Valve(Dota2开发商,简称V社,下同)颁布了新的规定,每年将会有多个甲级、乙级(Major、Minor)比赛,推出选手积分制度,通过比赛获得选手和队伍积分,积分会影响选手转会及队伍邀请资格。问及这些,DDC沉思了一会,他说:“这个改动我是很支持的,强队可以在取得成绩之后选择性的参加比赛,有了休息的机会;弱旅则可以通过参加大量比赛获取积分得到出国比赛的机会,这是很公平的发展。”LOL则选择了主客场机制,各个战队选择城市作为主场,举办主场赛事,并前往异地客场作战。“对于观众来说,LOL的这种机制会更让人期待,也积极推动了电竞发展,让更多观众观看线下比赛。但是对于选手和战队,积分制会更有利一些,因为如果当(LOL)战队状态不好,可能整个联赛都不会有好成绩。”

  “V社现在是在架空ACE联盟。”DDC直言不讳,“当初的ACE联盟确实很好的管理了俱乐部,但是现在俱乐部成熟了,就变得可有可无了。而V社的做法和ACE是截然相反的。这些做法到底是好是坏,还要看之后的情况。我不支持ACE,我也不挺V社,谁对俱乐部有利,对选手有益,我就站谁。”

  路越走越宽,要求越来越严

  “早些年打职业,全靠人脉,基本都是职业选手推荐的,现在不一样,你天梯分打高了,就有人会联系你试训。说实话,电竞和传统体育竞技是差不多的,都是靠训练努力来赢得比赛。可能我们会相对轻松一些吧。”职业道路并没有观众看到的那么光鲜,“每天2、3点睡,中午起,打把路人就开始训练,一周七天都在宿舍。”DDC很平静,“那么多年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挺适应的。”

  “国内Dota圈还挺友好的,一般见面都会打招呼,当然,一般都是三个字来问候的,嗯,我们都是素质玩家。”DDC哈哈大笑,“队伍里争吵是难免的,争吵可以更好的发现问题,但是我很少主动发脾气,一般都是别人吵,我也不去劝架,我在边上围观。”

  现在的职业队伍基本是老新并存,既有经验丰富的老将,也有操作犀利的新秀。“这样的队伍是很科学的,新人操作、意识好,求胜心重,能给队伍带来很多正面的影响。同样老将丰富的经验保证了队伍在困境时不会迷茫。但是如果一直出不了成绩,打完训练就要吵架,那只能换人。”

  “打职业做直播我个人是无所谓的,只要不影响比赛,别当做赚钱的方式就好,毕竟本职是职业选手,打比赛夺冠才是目的。”但是DDC表示自己不会直播,“不会,我是不会去(做直播)的。职业选手还是对自己严格一下比较好。”

  展望未来,前途广阔

  对于电竞这个行业而言正在逐步成熟,但是仍然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会考虑将“反映现实中体育运动的”电子竞技项目纳入奥运会,但是“无谓的暴力和杀戮与奥林匹克价值观相悖”,在笔者而言,Dota2也远远称不上暴力和杀戮,相反,Dota2对团队配合以及选手技巧、智力甚至体力的要求在电子竞技项目中也是名列前茅。当然,有则可,无亦可,Dota2亦或是电子竞技随着这个趋势的发展,必然会成为主流娱乐项目和行业中的一员,到那时,也无需其他额外的认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