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电竞要崛起 设施不全难阻玩家热情

  电竞职业化的道路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作为DOTA2南美赛区的人才发祥地之一的黎巴嫩尽管路遥漫漫,玩家们还是一直坚持着想走下去。

  这个中东地区的小国家尽管电力设施和电信设施都不完善,但是玩家对电竞的热情却丝毫未减。虽然电信公司提供很多种上网套餐,但是这些套餐的收费高昂,这让很多黎巴嫩人望而却步。

1

  黎巴嫩政府每日只供电6个小时,在紧急的时候人们要使用自己的发电机发电,当发电机功率过高时还可能断电,断电对于玩家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一些DOTA2的玩家甚至可能因为断电而被关小黑屋,玩家的压力不仅来自技术问题,还可能来自社会和父母的不理解,很多在黎巴嫩的玩家也被迫放弃自己喜欢的游戏。就在玩家与环境作斗争时,曙光出现了!一些贝鲁特当地的企业家发现电竞成为了流行趋势,开始在年轻人喜欢集结大学附近开设网咖。

4

  这一互联网中心提供了稳定的供电和网络让玩家能体验到比家里更流畅的游戏体验。随着互联网中心越来越火爆,店家们开始升级他们的设施,电脑的配置、鼠标键盘、麦克风,甚至扩大自己的经营规模来满足更多的要求。有一些网咖如Wired gaming甚至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开启了分店。随着网络游戏产业在中东乃至全球地区迅速发展,游戏专业化的道路也开始在这个黎巴嫩铺设开来。

2

  一些成功的俱乐部如: Ground Zero、Wired Gaming、Spotnet还有最近的GGWP,已经策划每月的奖金计划。Wired gaming和Spotnet也在几年前开始举办一些比赛,其中也出过有实力的战队如Gh带领的Wired-Gaming战队、Babarrrrrr带领的The old FM战队,还有Spotnet战队等,一代又一代的黎巴嫩DOTA2选手随着朝代更迭,很多年轻选手早已突破5000天梯大关。当地知名的选手FM说“我今年27岁了,我不知道年龄是否会成为我在DOTA2道路上的阻碍,DOTA2不仅是一个游戏,它带给我朋友和生命的意义,打DOTA2是我一生中最棒的经历,在我看来DOTA2是战术和脑力的对抗运动。”虽然Wired-gaming和Spotnet举办的比赛都是被自己的战队赢得冠军,但是这些本地的小比赛对战队十分友善,他们更像是小规模的切磋。大多数黎巴嫩新生代的DOTA2选手都希望参加国际大赛,而最近黎巴嫩籍的选手又获得不错的成绩,这让DOTA2在黎巴嫩社会看起来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爱好”。

3

  许多黎巴嫩职业选手开始把他们的“爱”变成全职工作。 Maroun 'Gh' Mehre是黎巴嫩本地最出名的DOTA2选手,起初他在当地的比赛中数千美元的奖金,后来他与Wired Gaming打入国际比赛,2014年的MSI Beat IT台北站线下赛,虽然战队败给了Rave和Navi.NA以第5至8名的成绩告终。在E-LAB时,TI6欧洲区海选败给F5战队,遗憾未能到线下赛。当Gh的天梯分到达9000之后,他在2016年被Liquid战队发掘。终于在DLS6,Gh和Liquid战队一起捧起了他第一个属于自己的线下赛奖杯。现在他是第一个被V社邀请的黎巴嫩选手。GH作为黎巴嫩当地最好的选手,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名声带动游戏产业的发展,举办比赛,推广游戏,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投入电竞事业,成为DOTA2选手。

  很多DOTA2战队也鼓励有意向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加入,potnet和WiredGaming两支战队尤为突出。这些战队在黎巴嫩社会创造了一种属于游戏的次文化,一种属于玩家之前的情感,彼此是队友,但是又亲密似友。这种文化很宽容,不管你来自何处、来自何种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