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美洲魔王EG内部:俱乐部文化同样重要

  在加州奥克兰市,体育爱好者们熟知的三支队伍分别是奥克兰突袭者队(橄榄球)、金州勇士队(篮球)和奥克兰运动家队(棒球)。不过,倘若电子竞技继续以现在的速度发展,Evil Geniuses战队(DOTA2)将会很快进入这份名单。

  EG战队的基地坐落于阿拉米达县郊区中部,这里是他们生活和训练的地方。由Valve开发的DOTA2,是一款免费的5V5多人在线对战竞技游戏(简称MOBA),玩家们在游戏中以摧毁敌方基地为目标。DOTA2不仅仅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同时也是价值4.93亿美元(约33.8亿人民币)电竞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每年DOTA2的主赛事都会提供数百万美元的奖金,并且在网络上吸引了大量观众。不仅如此,Valve每年在西雅图钥匙体育馆举办的国际邀请赛(TI),这也是DOTA2这款游戏的最高赛事。目前为止,EG战队是唯一一支在TI上夺得过冠军的美国队伍——2015年的第五届DOAT2国际邀请赛。

  EG战队成员

1

  五号位兼队长

  游戏ID:Cr1t-

  原名 Andreas Nielsen,

  四号位

  游戏ID:zai

  原名 Ludwig Wåhlberg,

  三号位

  游戏ID:Universe

  原名 Saahil Arora,

  二号位

  游戏ID:Suma1L

  原名 Sumail Hassan,

  一号位

  游戏ID:Arteezy

  原名 Artour Babaev,

  教练

  游戏ID:Fear

  原名 Clinton Loomis.

  和其他项目的职业运动员一样,这六个小伙子过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生活。除了大量社交媒体的跟踪报导,他们每天24小时的生活都会通过不同渠道进行展示。

  当我和其他几个记者一起准备采访这支战队时,迎接我们的却是一帮摄影师。他们将我们的到来拍摄成“真视界(DOTA2职业战队纪录片)”的一部分。

  对于我们来说很难视而不见的摄像机,这些职业选手们看起来已经习惯了。他们正为2016/2017赛季的首个大型赛事波士顿锦标赛做准备。

2

  度过漫长的赛季

  DOTA2职业选手每天的生活都会遵守一张严格的时间表。去年八月份的国际邀请赛上,EG战队获得了第三名并获得了200万美元的奖金。赛季结束后的转会期,战队可以重新更换自己的队员。为了能够获得下届国际邀请赛的冠军,EG战队组建了现在的这支“银河战舰”。

  赛季结束后,EG战队进入了为期一个月的休整期。随后,选手们在九月份归队,并为十月份的赛事开始训练。赛事结束几周后,他们才返回阿拉米达县为下个新赛季做准备。我们到访时,紧锣密鼓的赛事已经展开,整支战队不是聚在一起训练就是在比赛的路上。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看望家人。

  “从赛季的模式来看,DOTA2更像是网球或是高尔夫,比赛总是接连不断的。” 阿拉姆(Aram)告诉记者,“与传统体育项目不同,DOTA2赛事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时间。”

  虽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不一定非要住在一起,但这为EG战队忙碌的生活节奏增添了一份稳定性。例如,处在同一个时区有利于建立纪律和日常训练。

  训练室位于五间卧室的最外侧,这里有一排电脑、耳机、椅子和其他配件。墙上挂满了有关DOTA2的黑白艺术画或是品牌LOGO。

3

  选手们通常在每天十点或十一点开始准备训练。首先,他们会同其他职业战队进行六个小时的训练赛;然后他们将剩下的时间用于个人训练。由于工作原因,他们需要长时间坐在电脑面前,所以他们会尽可能的多进行一些身体活动。

  “我觉得我们一次坐的时间可能不止六、七个小时,”19岁的ZAI说道。“起床后,我们还需要在客厅进行讨论、吃午饭……所以我们每天坐着的时间超过七个小时。”

  客厅里有更多关于DOTA2和赞助商的图样,还有一个大电视和黑色的沙发。和客厅相连的还有厨房,厨房里装满了基本的必需品。前门不远就是一座小山,阿拉姆表示他们基本上靠外卖来喂饱自己。

  车库大概是整栋房子里除了训练区外最重要的地方,选手们喜欢在休息时间来这里打乒乓球。

  “这通常是我们活动身体的方式,”Fear笑着说道。

  大部分人每周也会去几次附近的健身房。尽管他们对食品会很小心,他们还是会在当地的餐厅吃很多汉堡。

  “他们都还只是一群孩子,”阿拉姆说道。

  这是一份工作

  虽然EG战队的训练设施在某些地方和兄弟会组织很像——装有饮料的冰箱,满地都是散落衣物的卧室和乒乓球桌,不过这里也是他们的办公室,选手们必须学会尊重这些。作为战队经理,阿拉姆负责和教练一起维护这里的秩序。

  “我们的政策在传统工作环境中也属于很正常的,比如赛前一小时的准备工作,”阿拉姆说道。“但是在一些战队中,选手们从起床到投入训练这方面做得很不好。我认为我们战队拥有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比如更加专业的常规谈话。”

  阿拉姆在赛季期间也会住在这里,不过并不插手教练和队长组织的有关DOTA2的讨论。相反的,阿拉姆认为他的工作是保证选手的权利以确保他们能够发挥出他们最大的能力,他要保证选手们“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去努力,而不是内斗”。他说这是很常见的问题,通常会通过一对一谈话和队内会议进行解决。

  当队员们发生冲突时,阿拉姆就会去进行调解。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帮助双方互相理解对方的不足来促使他们看到更重要的目标。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减少对彼此的关注而把精力用在锻炼自己在游戏中的能力。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他觉得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是DOTA2中的老将,能够良好地解决问题。

4

  “他们做到的正是我在其他战队中希望看到的东西。他们会对彼此负责,而不是依靠教练或是自己又或者是某个人去做这件事。”阿拉姆说道。

  EG队中的老将ZAI觉得很难去定义什么样的队伍是一支好的队伍。不过根据他的经验,差劲的队伍往往是有太多人“尝试让自己的想法被听到”。

  ZAI提到了他之前效力的Secret战队,战队分崩离析正是因为每个人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理论上来说,他觉得一支队伍需要围绕队伍的核心,这也正式EG战队正在做的——围绕Arteezy和Sumail,其他人对他们进行辅助。

  Arteezy是DOTA2中最受欢迎的选手之一,无论是论坛还是直播。有一次,一名中国的粉丝听到他在直播中不断咳嗽,于是那名粉丝在比赛中给他送了药。

  同时,17岁的Sumail是一个少年天才。当EG战队获得TI5冠军时,他也成为了TI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选手。他接触到这款游戏是在他的家乡巴基斯坦的网吧里,之后迅速活跃在电竞圈,随后他的家人随他一同移居到了美国。

  去年,Sumail成为了《时代》杂志评选的2016年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之一。尽管依旧年轻,Sumail已经要开始享受他的声望和财富带来的好处了。

  “Sumail有移民经历,有少年成名的经验。他还在非常年轻的时候获得了巨额财富…….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事情,”阿拉姆说道。“不过,他用非常出色的方式成长起来,并成熟了很多。我觉得这是对他和他的家人甚至是他身边所有人的证明。”

  这里的人都热爱游戏

  管理战队的是28岁的教练Fear。Fear退役的职业选手,十年前,他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时,电子竞技在美国尚且没有开始发展,他最开始比赛的游戏最原始的DOTA。Fear是2014年Valve打造的首部DOTA2纪录片《心竞技》的三名主角之一。影片中,他最好的朋友称他为DOTA届的“洛奇”(著名拳击运动员),因为他永远不会放弃。

  “这样一个有大量经验的人是非常有价值的。”ZAI这样评价他的教练。

  Fear职业生涯的早期,他每个月只能赚几百美元,并且想要说服赞助商赞助他出国比赛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当时美国没有大型的DOTA赛事)。现在,他不用再花任何钱。当我询问他是否对电子竞技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表示惊讶,他却对此毫不关心。

  “电子竞技发展的挺慢的,所以我慢慢就习惯了。不过…….这还是令人吃惊的。”Fear这样回答。

  2014年,Fear的手肘和前臂开始出现伤病,这让他不得不退出了EG战队的队员名单。不过最终,他在TI5重新回到EG并夺得了历史性的冠军。不过赛季结束后,Fear为了安心养伤就选择了退役。

  他发现教练也是和团队一起共同努力的一种方式。

  “很明显,打比赛肯定更有趣,但是谁能打一辈子呢!”Fear说道。

5

  职业选手们大多都没有把电子竞技当做谋生的手段。Fear最开始打DOTA也只是因为兴趣,ZAI甚至不能想象其他还能玩什么,他说他“不擅长”玩别的游戏。Sumail则是已经玩了10年DOTA,这超过他年龄一半的时间。

  “我7岁的时候开始玩DOTA,我发现这比较轻松因为不用出门。你只需要坐在电脑面前就行了,”Sumail说道。“妈妈拿来饭菜后,你就可以边玩边吃…..然后某个时候,TI的出现带来了巨额的奖金。我在那个时候有了目标,我就开始不停的玩希望自己有天能玩的足够好。”

  他的坚持获得了回报。当我的采访结束后,选手们回到了电脑前在Fear的注视下继续他们日常的训练。没有人群的欢呼声和比赛解说,房间里安静得只有鼠标点击和键盘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