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PJ哥:当DC教练是因为我想帮助MiSeRy

  Per Anders“Pajkatt”Olsen已经没有作为战斗在一线的dota2职业选手将近一年了,在采访中,他谈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战队教练时候的工作,他和好基友Misery的友谊,7.00补丁相关以及他现在的新队友。

1

  关于教练工作

  曾经我收到了一些队伍的邀请,但实际上没有多少人对我感兴趣。于是我决定尝试去做了DC战队的教练,因为我想去帮助Martin “Saksa” Sadov 和我的好基友Rasmus “MiSeRy” Filipsen。在这段时间我学到了很多关于教练工作的东西,但实际上我还是想继续我的职业生涯,在没做职业选手而做教练期间,我依然在保持着很多的游戏训练时间以保持好的竞技状态。现在我已经准备好重归职业赛场了,因为在这段时间除了个人有一定提高外我还学到了很多关于团队合作的东西。

  关于团队

  DOTA2这个游戏已经变得越来越高度商业化了,现在一个好的队伍需要一个或多或少有专业素养,不仅仅是对游戏本身,还有更多游戏之外的其他事物。我觉得,DOTA2游戏本身和以前基本一样,但是比起以前,一个更好的团队展现出的效果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

  关于以前的战队

2

  我会说我以前待过的最专业的队伍是LGD.int战队。当时我们所有队员都住在一个房子里,并且有一套详细的规则制度等等。但不幸的是,当时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最后战队也是草草落幕。

  关于离开Alliance

3

  实际上当时的气氛我们根本不能一起战斗了,当然也有粉丝们给的压力,每个人都希望当时的人员名单发生改变,因为这些影响(我最终选择了离开)

  关于好基友Misery

4

  我和Rasmus(Misery)在一起打了很长的时间,我们也有着很多一样的爱好兴趣。但不幸的是,我们没有在大型赛事中成绩有所突破,如果你不能实现事情那么就是时候改变一些东西了。那时候我还不是很成熟,也不是一直专注于成功。我不认为我们会再次一起组队,不是我们关系已经不再好,而是我觉得那个阶段已经是过去时了。

  关于Navi战队

  我们在决定这个名单之前打了很多的练习赛,整个过程花了2个星期。现在我们在游戏中交流说的是英文,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并没有沟通的问题。我很熟悉Malthe“Biver”Winther这个选手,我们曾经一起打过一些小比赛,我认为他非常有潜力,当然他也是我一个非常好的队友。而在战队基地方面,我没有任何问题留在乌克兰的基辅。当然我会想念我女朋友的,不断的分离和团聚,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关于7.0新版本

  新版本补丁改动太大了,现在依然有很多不平衡的地方,但我在慢慢习惯它,事实上我也喜欢这种新点子,现在还很难说这些变化会有什么影响。在我看来现在版本的支配头盔有点过于强了,而圣泉(就是火锅)这个请一定要削弱他,这太IMBA了!

  关于俄语

  估计在发音上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知道的词汇还大多是随机的短语,那种你可以在游戏中听到的,我想肯定是以前在XBOCT和GOD那两个老B那学到的(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