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鬼王Happy长篇访谈:目前的复出只为直播 并没有参加比赛的计划

  By FR大使: Ugrilainen
  3枚翻译小苦工:PETER&Manchester&Kashing
  转载自魔兽公众号:ILOVEWAR33

HAPPY

  前言: 很多中国观众( 和俄罗斯观众) 一直要求我做一篇关于Happy的采访。 因为他的周围总是笼罩着一股神秘气息。 他也是欧洲魔兽3 大家庭里面具有代表性的选手之一。 他也可以勉强算是不死族在现代重生的一部分。
  最开始我没有直接联系他,而且他也不喜欢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至少我之前是这样被告诉的。但是在11月他没有犹豫的接受了采访的要求,而且同意等到1月,因为12月比赛等日程过于紧密。
  我们时常会觉得他的决定很出乎意料,当他决定退出WCA欧洲区的时候我也是这想的。 Happy在这里解释了所有,让我们更好的认识到这些决定对于一个职业玩家意味着什么和他进行的心理斗争,了解决定是如何一次又一次转变的。

  Q:你好,Happy,感谢你同意接受这次采访。你能很快的介绍一下你自己么?
  Happy:你好,我叫Dmitry Kostin。我今年25岁,来自俄罗斯的前职业选手,目前住在莫斯科。我在2005-2006年只是因为感兴趣开始玩魔兽3,然后在07-08年处于半职业状态,最后在09-10年成为职业选手。我在2010年10月在魔兽3项目退役,然后试图做星际二职业选手。我从2010-1016年一直是星际二职业选手。我停止做星际二职业选手在大概2016年3月。现在尝试做全职主播,大部分时间是在直播魔兽3.

  Q:正如你所说,你在今年3月份决定重新玩魔兽,你能解释一下什么原因让你从星际二比赛中退役吗?
  Happy:决定退役星际二有很多原因: 第一个而且是最重要的原因明显是经济原因。
  当我在2014年年底失去了战队的资金支持, 我失去了很大一部分收入。考虑到现在星际二的状态,很多战队失去了有星际二选手的兴趣,星际二人为的被暴雪WCS系列赛事( world-champion serious) 支撑:随着观众兴趣减少, 因此投资者也减少了。
  考虑到我从来不是星际二的顶尖选手,对于我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战队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我收到了来自一些小队伍的邀请,但是我对于小队伍的少量的工资不是很感兴趣,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否愿意为我付一些工资。
  除了这个,我也很难挣钱因为我也失去了旅行支持,因为我没有战队。除了一些包往返路费的赛事,我没有选择去参加大多数赛事,如果我自己支付路费,我经济上很亏。
  在我和我的战队分道扬镳之后,我的成绩越来越差。这件事情之后我变得越来越差,到最后,我很难从WCS赛季比赛中脱颖而出。 WCS是最重要的区域性比赛。尽管这样我还是努力练习。
  我从这里和那里能获得一些奖金,但是最后相比于我的练习量显得微不足道。
  我停止职业星际二的第二个原因是大概是很多原因综合到一起的。我在练习星际二上花费很长时间,但是我开始迷惑为什么我这么多的练习和最后的比赛结果不成正比。
  我强迫自己刻苦的练习,每天变得越来越糟糕。我觉得这样的状态不能继续下去了使我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
  我在2015年早期就开始考虑放弃星际二职业回来,但是我还是在坚持,但是到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在很多时候,我告诉自己我最后再试一次,再不行就放弃了-这就是我做的。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我的年龄也不适合做职业选手了,所以你可以说我在过去7年逐渐失去了比赛的兴趣。
  你也可以说我就是累了。不像其他的长时间选手,在我的职业生涯我只有一次超过一个月的休息。 我只是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因为做一个职业玩家已经不能给我太多的乐趣了。

  Q:这两个游戏哪个是你最喜欢玩的? 说一说乐趣在哪里。
  Happy:这个很容易回答魔兽3. 我玩星际二只是为了挣钱。 我很快在转型星际二前两周知道星际二并不是适合我的游戏,我可能很难获得和魔兽3一样的成就。
  不是因为我不喜欢游戏,而是我从来没有享受到魔兽3的乐趣。

  Q:你在星际二中玩的人族,不是大家认为和UD更像的虫族?在魔兽3和星际2你从一开始如何选择你的种族?
  Happy:开始玩魔兽3纯粹只是为了好玩。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我很难想起来当初怎么选择了亡灵。可能我只是喜欢种族设计。我只记得我刚开始玩魔兽3是玩随机,然后是暗夜精灵。
  当我玩星际二的时候我告诉我自己不要犯选数据上最弱种族的错误-不死,所以我问一些从魔兽3转行到星际2的人,征求他们的意见。我看了看天梯和锦标赛数据结果:很容易找到录像。很明显在星际二前期人族是特别imba的。所以我做了选择。
  多大的错误。。。
  另外开玩笑,我认为我更适合选择神族。它更适合我的风格。我在星际二测试版的时候玩了2-3周。

  Q:你一直赢了欧洲的线上赛,你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欧洲选手么?或者是foggy?
  Happy:老实说,欧洲没有很多选手给我造成挑战。这并不意外,考虑到现在魔兽3的状态除了亚洲之外并没有很多特别多特别好的选手。我不认为我是欧洲最好的选手,甚至我都不认为我自己是职业魔兽3选手。 我玩魔兽3 只是因为我直播。
  当然,foggy赢了最重要的最近亚洲以外的比赛:WCA欧洲区预选赛。

  Q:你有看最近的亚洲比赛么?比如你有看12月的WCA和GCS的比赛么?
  Happy:自从我退役星际二比赛后,我很少看职业比赛了。但是我有看某些比赛(包括WCA和GCS)的比赛录像。

  Q:你怎么认为欧洲选手的表现?你认为欧洲和亚洲选手的差别是水平上的么?
  Happy:说水平上的差别,是很明显的:很大部分因为2010年暴雪停止支持魔兽3之后,魔兽3在除了中国的其他地方都快消失了。
  因此,即使欧洲选手可以给亚洲选手造成一定的挑战,却仍然不如亚洲选手,因为在中国和韩国玩魔兽3依旧可以获得奖金,所以人们会去练习,玩去竞争。他们有更多的玩家基础。总之他们在那里练习,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最好的”非亚洲玩家仍然试图在网易平台用网络代理提高自己。他们的ping在200-250,相比于亚洲玩家只有10-50. 这很有可能给他们挑战而且帮助他们提高。如果想和亚洲玩家平等的在平台玩,需要移居到那里然后和当地的选手在相同的情况下玩。

  Q:你能告诉我关于你的直播:你从这里面挣钱么?一周直播多少小时?
  Happy:当我放弃职业,我知道我要尝试直播。我之前直播了一些时间,但是从来没有做一个专门的为娱乐和为观众服务的主播。之前我直播没有解说,或者没有和观众的互动,只是商业性质的:我不认为这是直播,而是展示一个游戏过程。
  所以在我开始全职直播之前,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播。
  现在我开始尝试增加我的观众群体,尝试和观众互动,让他们开心。我有一个相对严格的直播日程:我经常一周直播5-6天,每天有5-6甚至8-9个小时的直播。总的来说,我现在只在我直播的时候玩。
  我直播是挣钱的,可以说这是我的工作。我的大部分收入来源来自捐赠(相当于国内平台的礼物),有一小部分来自于直播平台,订阅。还有一小部分收入来自比赛,很小一部分来自直播之外。
  即使这样,直播是我大部分的来源。我不能说我满意现在所挣的钱。当然我挣的钱足够我的食物等生活费用,但是我想要的不止那些。
  如果我没有来自职业选手期间的储蓄,可能我不会做全职直播。如果我没有那些储蓄,我可能不会做任何直播,收入很低,尤其是做某些情况下。
  我以后可能会做一些前瞻性的事情像学习,或者做一个正常的我喜欢的工作。但是现在我不想做任意一个事情,我仍然想努力的直播。

  Q:你现在有2017年的直播计划么:什么游戏,或者新的特征?
  Happy:悲伤的说,我没有长期的计划。我觉得我一般会沉迷魔兽3直播和比赛中。
  我的梦想是建立一个喜欢我个性的团体,而不是以选手的身份。很多人知道我不是很享受以一个职业选手的身份进行直播。 这些人不会注重我在比赛里面获得什么样的成绩,击败顶尖选手等类似的事情。。。
  当然我喜欢直播一下平常我喜欢的事情,但是我现在不能这么做,这很遗憾。
  所以我月复一月的直播着,然后看看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Q:你有考虑过在斗鱼开直播来增加粉丝人数么?
  Happy:播的意义并不在于粉丝人数,而在于粉丝形成的圈子。这些人会看你的任何比赛,在任何时间,或者跟随支持你到任何地方只要你是一个主播。
  我为俄罗斯观众在俄罗斯直播。(我可以用英语直播,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对于我来说几乎没有理由到中国的直播平台直播。就好像中国人没有在twitch直播的,因为中国的防火墙,在中国以外的人不能在像斗鱼中国平台直播。
  还有,就像我说的一样,我不喜欢被999999人观看我玩的好还是不好。这些人只要在我做游戏以外的事情就会离开。这些人不是那些把我当作主播的人。他们今天来看你,明天就会离开。我已经从职业选手中退役了,我就是想做一个开心的主播,不是这是我的游戏技巧。
  添加一句:除非你之前非常出名,而且做一个职业游戏者,只有展示你的游戏技能,不然你不会获得很多签约费。很遗憾,我之前不是很出名。

  Q:如果无论玩什么游戏,你的粉丝都可以关注支持你,你会玩哪一个游戏?
  Happy:没有,重点不是在于玩哪一个游戏,重点在于我可以直播我任何喜欢的事情。这才是我想要的。直播是为了快乐,而不是为了达到最大的观众人数。一个主播不享受他在做的事情是不快乐的。
  有时候我想直播一些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就像我之前说的,这种情况下,我不仅会少很多观众,而且会几乎没有收入。 经济问题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从做一个全职主播。

  Q:你为什么放弃用英语直播?
  Happy:因为很多原因放弃它。我意识到用英文解说可能会有更多的观众,因为英语会是一门通用的语言。但是同时,你很难会用英文做到顶尖,因为英文直播的主播也很多。
  和众多说英语的主播比较,为什么人们会去看一个俄国人用英文直播?我的英语还不错,但是也不是特别棒。我没有专门学习和练习英文。除了网络上和在国外参加比赛的时候,我都没有用过英文。
  而且我也不能保证我在直播时间,能一直说英文。从内心来说还是比较紧张的,毕竟英文不是我的母语。
  这些都是我在俄罗斯直播的重要原因。当然,从我过去直播来看,我也有一定数量的俄罗斯观众基础。

  Q:去年你拒绝了曾经WCA预选赛因为你没有被允许转播。你后悔这个决定么?你不觉得你很有机会入选并在银川打出精彩的比赛么?你能解释一下你的决定么?
  Happy:你基本上说了我为什么不参加预选赛的原因,因为我没有被允许转播比赛。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是一个退役选手。我不想或者感觉想参加任何的大型比赛。我所做的直播就是为了观众的快乐, 比如在小型线上比赛表现的很好。
  我自己不是很喜欢大型锦标赛或者我有的机会。如果我想恢复做魔兽3职业选手,我会每天不停的练习,设计一个目标来达到它。

  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一定不会直播,原因如下:
  1.直播消耗精力。2.会让你分心。3.我不理解。你可能会有很多观众,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不会给你很多的收入。 很多全职主播由于某些原因只有100-200观众,一天有上千观众,之后一天只有100多(高水平主播除外)。

  因此,不,我不后悔。而且,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小实验:我看到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不参加这些预选赛。这是我想说的:一旦你参加了比赛来显示你玩的有多好,人们会忘记你是主播。
  不过现在和那个时候又不一样,如果他们现在举办我可能就会参加。 我可能会故意输掉一些比赛,或者故意玩的很不好——我可能不会拉兵,让人们认为我参加比赛的时候不能直播。总之,我不在乎结果。

  Q:你现在还对长途旅行参加线下比赛有热情么? 还是只想参加一些线上比赛?
  Happy:我不知道是不是让很多人感到吃惊,我不是一个很喜欢很多人在一起的人。我喜欢呆在家里面,不喜欢很拥挤的场所,也不喜欢旅游。因此,旅游从来不会让我开心。
  这不是因为我在旅游时会紧张。事实上,我觉得坐飞机出门要比短途的乘车游好得多。我只是无法从旅游中寻找到乐趣。我唯一出门旅游的原因是我要参加比赛。 说到比赛, 我曾经的全球的比赛足够多了。考虑到我结束了我的职业生涯,我也不想像当初选手的时候那样旅游了。

  Q:那就是说你想像ToD和grubby那样有时候做一个解说?
  Happy:这取决于很多因素,主要是经济因素吧。 如果我能做一个解说,我或许会尝试。但是我不喜欢做一个娱乐型的解说。

  Q: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参加黄金联赛国际预选赛和Ting邀请比赛,因为很多时候你会拒绝网易举办的比赛。你退役了吗?
  Happy:参加这些比赛是对我观众的尊重。这是我唯一的原因。不能说后悔,但现在看来是个错误。
  我不能理解在网易上和亚洲人玩因为他们只有10-50的ping,而我们用了代理还有200-250. 而且代理是要花钱的。 网络可能在任何时候卡顿,这不公平。由于这个缺陷,你很可能会输给和你水平相当的选手,更不必说比你更好的选手。
  TING的魔兽比赛用网易是因为如果不用网易平台,很多中国选手不会同意参加。他们不用W3arena和战网。我没有放弃是因为我可以解说一些比赛,我还是比较喜欢解说的。
  GCS的比赛和我的预期一样不好:不公平的网络环境。很可能这是我参加的最后一个网易平台的锦标赛。

  Q:你有计划在2017年参加一些国际性比赛么?
  Happy:我没有参加什么比赛的计划。我可能参加一些。 我可能参加一些比赛例如WCA欧洲区预选赛,只能说从我个人角度,我没有什么动力作为选手参加这些比赛。如果我参加能直播其中的一些比赛,我会尽力而为。
  对我来说很难去计划除了玩游戏和直播大型比赛以外的事情因为目前来说,我的观众都希望看这些。 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否则,我会用一些其他的方法而且不直播。

HAPPY

  中国粉丝提问:

  Q: 中国观众认为,当你和120打的时候,你前期会取得很大优势。然而120之后会逐渐缩小劣势并取得胜利。他们说的准确么?是你们在天梯的对抗么?
  Happy:首先,120水平比我高,因为他比我更加渴望胜利而且为了胜利付出的努力也更多。我只是关注直播观众是否得到娱乐,而且我的直播最后是否让我自己满意。( 捐赠礼物,观众人数增减,直播日程等)。
  我不是很关注输赢,如果我能赢我是会尽力。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能赢了我,不过我不在意。看对局的人可能会有更好的分析。我不是很在意对局的时机,策略,只是我觉得高兴这么做就去做。

  Q:如果不考虑ping的原因,只考虑水平,你认为当今最好的亡灵是谁?
  Happy:从我了解的结果看,第一是120,第二是wfz。

  Q:你喜欢之前在中国旅程么?对这个国家你怎么看?
  Happy:我去了5-6次中国吧(可能更多,但是我不记得了)。最近一次是2010年吧,现在回忆一下感觉还行。

  Q:你认为网易平台的服务怎么样?
  Happy:平台很好。对于中国人来说,平台提供了很好的天梯经历,可以和更好的人同台竞争。如果你在亚洲,ping也会很好。

  Q:你认为网易平台是不是魔兽比赛强势回归的原因? 如果不是,你认为什么让魔兽比赛回到了曾经的高度?
  Happy:我不认为魔兽回到了原来的高度。如果只是在中国和韩国有一些有奖金的比赛,不代表魔兽回来了。在除了中国和韩国的地方,魔兽依然很沉寂。
  我可以以星际争霸母巢之战举例,只有韩国人还在玩,自从魔兽3出来之后,其他地方的人就不玩了。
  所以在我看来,网易天梯是一个好的平台,但是在我看来对于魔兽3 的现状没有太大改变。

  Q:你有中国的选手作为练习对象么?你有帮助wfz和yumiko练习么?谁是你最好的中国朋友?
  Happy:我不练习,我只是在网易天梯上匹配,因为观众想看。可能是W3arena上的对手没挑战性。
  我没有帮助yumiko和wfz练习,天梯上匹配到不算。
  我不认为我在中国选手里面有朋友。可能这取决于对于你来说什么是朋友。我知道一些选手,但是只是知道,认识,不能说是朋友。

  (中国粉丝问题结束)

  Q: 你希望在未来的补丁里面改进哪3个元素?
  Happy:1.剑圣(跳劈)2. 坦克 3.炸弹人
  总的来说,魔兽是很难平衡的,因为很多不确定因素(伤害上下限,一些技能比如闪避,跳劈,还有掉的宝物)关键是经常改变平衡性,比如3-4个月改动改动,这样战术不会总一成不变。

  Q:最后你有什么想和你粉丝说的。
  Happy:我很高兴知道大家还记得我曾经是个选手。虽然我没有过去玩的那么好,但是希望大家依然喜欢我的天梯对局和比赛。

  Q:谢谢你,Happy。

  总结:
  Happy毫无保留的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他也公开的说了很多职业选手不为人知的心酸:长途旅行,不稳定的收入,不确定的生活,短暂的职业生涯和对于赞助的依赖性。退役之后如何转型?玩哪一款游戏?
  选手一般不希望公开的说这些问题,因为说这些消极的信息会减少他们的粉丝关注他们的热情。粉丝希望他们的偶像是完美的,能追求到想要的生活,能玩他们最喜欢的游戏而且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并获得理想的奖金,名次。

  你们可以在goodgame和twitch上去关注Happy的直播。
  https://www.twitch.tv/yesitshappy
  https://goodgame.ru/channel/Happy/

  感谢原作者FR大使Ugri(Julien)的精彩文章,和偶像粉,各位War3er的厚爱.期待后面会有更多好的文章带给大家。(欢迎各位对文章的翻译斧正,微信公众号:ILOVEWAR33,微信:455967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