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ke水友互动:TI后要全力进步 版本很完美

  TI6后Alliance.Akke在国外某社区与水友们互动,回答了大家比较关注的[A]队状况以及TI6当时的一些情况,对于之后的洗牌期,则没有谈论。

Akke水友互动:

Akke和姐姐

  Q:你们在ti6中怎么了?

  Akke:挺复杂吧,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我认为我们在比赛中寻找方向和布局的认知里面做得很差,譬如我们应该怎么做去获胜之类。在某几场比赛里我们发现大家只是在三条线上发育補兵等机会,而不是诸如让钢背买梅肯然后迫战之类。后来事情就变成了在我们持续farm的时候对方已经占据了局势的主动让我们错失了获胜的时机。我现在还未有时间去复盘和fnatic的最后几局,但我赛后的想法是他们很机智地选出赏金完爆了我们阵容,因为我们在第一局的计划是疯狂打架然后拿塔(a队阵容:二姐/潮汐/暗牧/白虎/大牛)但他们的赏金发挥了很大的视野压制作用,使他们的帶球战术完全奏效了。

  Q:你会试些新战术不?

  Akke:我们在练习时常常都会选些新阵容但我们往往需要找出怎么选会对我们队造成什么好和坏的影响。

  Q:你对翻盘金(劣势时杀人有更多钱和经验)有什么想法?

  Akke:有点太多了。有很多比赛里你都能看到一方在前二三十分钟获得了巨大的优势然后在一波团灭里就化为乌有了。

  Q:你们在比赛后会一起去哈啤吗?

  Akke:我们常常都会一起吃饭的,但有时不会,看情况吧。

  Q:你对新英雄有什么看法?

  Akke:很有趣,乐见他们多加点新英雄。我就只希望这些英雄能平衡一点。不过在我们能玩上之前一切都很难说。

  Q:你们在ti后会弄直播不?

  Akke:目前计划在秋季晚一点的时候会很频繁的直播吧。我在十月初会搬家所以会在那时左右开始吧。

  Q:对往后的ti有什么计划?

  Akke:我的计划是保持训练然后竭尽所能去进步吧。

  Q:你们在小组赛跟EG的惊天翻盘局获胜后有什么想法?

  Akke:在复盘后我觉得我们在前中期有很大的优势,但他们一直帶球让我们很难去迫塔和上高。虽然loda在前期没有良好发育但他熊德的辉耀仍在颇早的时间点出到了,而布狗的育母基本无解肥了(因为他完全占据了对方野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集中火力针对loda因为他们没别的地方去了)。我们在买活时犯了一些错误导致在上高时买活死了,这让他们得到了冲遗迹的契机,幸好最后我们能够守住呢。

  Q:为什么钱四爷不玩祈求者,loda基本没碰敌法水人狼人?

  Akke:没给S4选卡尔主要因为我们觉得他玩卡尔时不太适合我们的风格。我看到挺多关于'他卡尔玩得菜'或类似的言论,但我很有信心要是我们让他玩他也会玩得像其它人一样好的。至于loda,我们在以前给他选过狼人跟敌法了,但我们用其它的英雄赢得更多,我们在ti里选小黑也不是因为人选我也选,选小黑就纯粹因为我们练习了很多遍,对这体系存在很大信心。

  Q:你们希望参与多些或少些比赛?

  Akke:这很难说,但我想我们最低限度会参与多些线上赛,起码得到更多认真的机会练兵。线下赛则不然了,坐飞机来回得浪费多很多的时间在飞行和适应时差上。

  Q:你对这次新增的被淘汰队伍访问有什么想法?

  Akke:我不介意做这样的事,而且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能让观众从被淘汰的队伍访谈中获得一些不同的启发。

  Q:你开发的游戏怎么了(Bubble Pop Heroes)?从中赚到的钱够养家吗?

  Akke:挺好的(笑)我从中没赚到任何钱,但我在开发一个游戏的过程中觉得很享受。我打算办个小型的比赛,用我们队的T裇或a队周边作为奖品的,更多信息会在博客里透露吧。

  (译按:akke本人拥有一个计算机科学的学位,这个bubble pop heroes是他一年前自己开发的一个手机游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看看,在ios跟android都可以找到)

  Q:你有打算退役吗?为什么/为什么不?

  Akke:没有打算。当然我也会考虑继续玩下去的优缺点,不过我会尽可能的玩下去的,至少直到我在不依靠dota仍能够糊口时或我不再享受这游戏时吧。总会有这样一日的,当我找到有别的事情让我觉得比dota更优先的时候,那大概便会是我职业生涯的终点。

  Q:你会不会认为有一个伴侣是一件不好的事,因为会让你分心或限制了你的潜力?

  Akke:我颇不同意这说法的。我觉得这在很多方面都对我有帮助,例如跟女友倾诉和分享能够让我觉得很有帮助,因为她也同样投放了很多心血在游戏/电竞上面。

  Q:你觉得这个版本怎么样?

  Akke:非常棒,近乎完美。你能够选择很多不同的流派,而且也没有太多英雄让你觉得强得离谱。不过很显然还是会有些可以改动的,例如打野爪可以再削一点,白虎神杖也可以削一些,诸如此类,不过总的来说真的很棒。

  Q:小组赛第一场对EG当你们在下路团灭了而他们直奔遗迹时,你们队都在想什么呢?你说了什么?

  Akke:我们几乎都以为要输了…但我们总能找到方法去赢的,所以我们最先谈的是如果loda可以帶球或许可以比他们更快爆家(你们可以看到他在当时tp到上路了),但我们很快发现不太可能了,所以我们决定尽可能的守家,先集火杀最高火力的小黑,在最后这让我们赢了。气氛简直超好,像我说的一样,我们就是尝试找出方法去获胜。我赢了这局后马上整个就跳起来拥向布狗了。

  Q:你觉得要你们抛弃在ti3使你们一举成名的rat战术而去适应其它战术是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Akke:不尽然。我们经常会试不同的打法,但我猜我们最近没有得到太大成功的原因是我们没能好好了解怎样才能打好每一局和找到获胜的关键。

  Q:如果alliance不复存在,你会怎样?

  Akke:我会继续玩下去吧,尝试找其它的队。如果这没有出路的话我想我会多花点时间在直播上面看看我喜不喜欢这种生活,如果不,我可能会回去做一个全职的程序员。我也可能会玩其它游戏,参与一些业余的比赛例如街霸V或者Battlerite。我很喜欢和人竞争,所以我会继续玩下去的,不论是打好玩的小比赛或是真的竞技。

  Q:你觉得玩你自己最擅长的是否比参考别人的战术更好?例如你就尝试过og的凤凰虚空体系但就没有什么成绩。

  Akke:如果你想站在顶峰你就一定要适应其它队伍玩得好的战术,和努力去进步和尝试改变。这就是dota如此有魅力和好玩的原因,这里并不存在一种战术能够主宰游戏,而是容纳了很多不同套路和风格可以互相克制彼此。对于凤凰体系我们在春季赛前确实用这体系赢了很多比赛,配龙骑或熊德都有不错的效果。但当我们用凤凰连输了六场之后我们开始对它失去信心了。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在最初就对上OG,而他们很懂得应付凤凰,Cr1t在第一局用了土猫,我每次用大保健时他都第一时间沉默或晕了我,第二场他就直接用司夜的三技反我的大保健了。我们的凤凰体系对其它队可能会有更高的胜率吧,决定用凤凰跟og扛是一个挺大的错误。

  Q:你觉得东南亚赛区怎么样?

  Akke:很喜欢!马尼拉春季赛是其中一个有史以来最棒的大赛,东南亚的选手也是特别友善的。我们当时就和fnatic的一些队员(ohaiyo, mushi, 343)出去玩了,他们真是很好玩很棒的人呢。和其它选手在一起玩是很有趣的事,但有时我就是太害羞了,没法和所有我想和他聊的人聊起来呢。

  Q:当你们输的时候我就望着大银幕觉得迷失跟失落啊。当你们被淘汰时你们自己是怎么想的?

  Akke:最初我是很失望和伤心的。你知道自己要止步于此,梦想要破灭时,你还没能为自己再做什么。这种感觉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后来我才试着去想我们在这旅程中实现了什么值得让我们开心的事,而不去想什么事实现不了。在最后一天我可以很高兴的说我庆幸自己能够置身在世界上其中一支最好的队伍中,使我得以参与这些大赛、特锦赛跟ti。

  Q:还有机会见到你的陈和直升机吗?

  Akke:陈的话,当然!飞机就很难说了,除非他们再加强一下他的一技吧。当你用飞机做辅助你就得依赖法伤了但他上次被削后他当酱油的潜力连以往的一半都及不上了。

  Q:你怎么看陈跟小鹿?

  Akke:可选的,不过很视乎你的阵容和你对手的英雄。两个英雄的强势期都很短,如果在前十至十五分钟他们没有为你们赚到太大的优势,那你很大机会这场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