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ey:退役会搞音乐 TI6或许会更换人员

1

  Q:谈谈关于Secret对Ti6的备战吧。

  Puppey:通常上来说,每一次Ti之前,我们都会集合到线下训练基地,不断训练商讨战术以找到能打出好比赛的好方法。并且,你可以有效地执行和操练你在一年内提前想到的战术技巧。这和通常的比赛不一样,那些比赛我们可能会保留一些战术或者适度放水来为长远考虑。而有的时候因为我们自己还没有把某些战术策略套路练娴熟,我们显然就有可能在正式比赛上不打这些套路,这样就能知道你哪些套路还不溜,这样就会加紧练习,为下次比赛做准备。但是如果是Ti6,你就必须忘掉这些全身心投入比赛。(追问:所以就必须临场发挥?)对,我们必须即兴应对,见招拆招。(而现在)那些你觉得不够好的东西,觉得需要练习的东西你就得必须找到答案,如果你找不到,那么就可能在Ti6上失败。

  Q:Ti6阵容会变动吗?

  Puppey:或许。我从来不会也没法肯定。说太多并不好,我希望不会,但是还是有可能变动的。

  Q:怎样把Secret塑造成最好的队伍?

  Puppey:这并不是和Secret联系在一起的问题,而是对我而说,我怎么把我所在的队伍变成最强的队伍。这很明显,你需要发掘队员们的优点,并且找到让他们日臻完善的途径和手段。有时候也不管用,但是我没有说这就是唯一的方法。当队员钻牛角尖的时候,你需要说服他可能另一种方法会更好地帮他完成目标。总之这是一个团队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其他人也要参与进来。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很好的阐释你的观点。可能你的观点是最优秀的捷径,但是如果你让人无法接受,可能也不行。世界上有很多人说着说着自己生气了或者种种,然后闹得两边都有敌意或者冒犯。这是个传递想法的过程,绝大多数情况下,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为目标选手找到问题的合适解决方法。它不总是最好的方法,因为有的时候可能想不到很好的解决方法,那就只能静观其变,这也有可能导致团队协作和齐心协力上的问题,就有可能导致换人。

  Q:每天训练多久?

  Puppey:看情况。没什么比赛就可能会训练的少一点。临近比赛的时候就会加紧训练。比如可能先打4局路人,然后再来接4-5个队打正规CW,差不多8个多小时吧,8-10小时。

  Q:想和谁做队友却没机会?

  Puppey:我也打了这么多年职业,和这么多人做过队友。但是当前既然有队伍我就会聚焦我的队伍,不会去想这些东西。曾经我想和S4做队友,还有Arteezy,这很有趣,还有Zai,一样很有趣。现在我的队伍就让我很惊喜,我感到了有趣,所以我不会去想这个问题。可能像一年之后,“哎,我很想和这个家伙玩”,我可能就会这么做了。

  Q:土猫和神谕会不会经常被ban?

  Puppey:神谕可能不会,但是土猫就可能会了。这我也不好说,我个人也不喜欢这两个英雄。说真话,我很讨厌那种超过2个主动技能的英雄。先看sven,先是一个锤子,然后能让你们跑得很快并且加护甲,接下来是分裂,大招给你没别的,只有攻击。接下来来到土猫,有6个石头,都和4个技能有关。然后你先这么做,再这么做,石头就来来回回,又是沉默又是减速又是眩晕。**!一塌糊涂!乱的一比!相反我们看看冥魂大帝,一个被动,一个被动,一个被动,一个眩晕。仅此而已。所以我很不喜欢那些英雄。

  Q:决定ban的时候最重要的考虑是什么?

  Puppey:在现在这个形势下,ban的英雄大多是版本里相对强势和对面想拿的英雄。大多数情况下想的是:如果你在众多英雄里移除了这个英雄,自己的套路能更好地发挥,所以就ban了,70%都会这么做。通常情况下DotA2的每局游戏里你会知道哪些是最厉害的英雄,所以在最开始就ban掉,然后玩正常的游戏。但是如果你们要打你们队自己的套路,你就会想对面是否也需要这些英雄,对面又会不会不玩这些英雄根本不关心或者忽略,亦或对面刻意针对你们的套路而ban掉你们的英雄。这些都是要考虑的。所以经常是ban对手最擅长的英雄,因为大多数套路和他们的类似功效的英雄都有一个核心思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和这个核心英雄相关的分支想办法处理干净就行了。

  Q:怎么保持在游戏中的势头和状态?需要多久对队伍有很好的理解?

  Puppey: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这根据我去过的不同的队伍而有所区别。在Navi的时候,当我加入的时候,相对很容易,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目标,所以我们都知道我们每个人该干什么。所以,两天,我就融入了Navi。而Navi的第二个版本,我记得应该是两个星期。

  然后来到Secret,3周甚至一个月。而且说实话,3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也只是打的马马虎虎。然后在2个月后,我们真正认识到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然而还是有很多问题,Fly说他要打C,Kuroky也这么说,那么谁去打劣单?我也不知道,谁**知道?我肯定是辅助。你们**去解决你们自己的问题吧。我的意思是我还得去协调他们之间的矛盾。最后还得我来做决定,因为所有人都想做老好人不得罪人,这是一个团队里最糟糕的事情。在一个队伍里的被动存在就是一直在旁观,但是什么也不干,就坐在后边:“看上去你遇到麻烦了,但是我什么都没做错。”嗯,就是这种感觉,但是你也没做什么对的事情。

  一个团队必须紧紧团结在一起,来变成最好,每个人应该是平等分担的。如果一个成员不合作,大多情况下会出现某位成员比另一个成员明显付出更多的情况,这就很令人厌烦了。现在的这支Secret的话,我用了两周吧。而对于Arteezy\ Zai和S4那个班子的话,很长了,2-3个月才勉强融到一起。那个班子的人并不同心协力,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有点沮丧。S4其实不怎么说话,他在输了比赛以后会变得很粗鲁,责备其他队员,我就会告诉他让他转一下CD,冷静一下,其实没那么重要。而且即使如此,我们当时还是4连冠。

Puppey:退役会搞音乐 TI6或许会更换人员

  Q:比赛前精神和心理怎么调节?

  Puppey: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而你只需要让你自己保持舒适的心境就行了。(追问:你的具体步骤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可能在比赛前2个小时会吃东西,你吃东西的时候你的身体在消化你吃的东西,你就会获得能量。你如果饿的话,你的大脑会告诉你你现在要做什么:吃,而不是比赛。胃是比脑子更聪明的。你如果没有能量,你的行动和反应就会下降一个档次。这是我可能的做法,每个人不同,观点也不一样。

  Q:如何成为一个好辅助?

  Puppey:这不是很好回答的一个问题。成为一个好辅助在近几年变得异常艰难。你可能需要指挥,在地图上画出眼位,游走路径等等。你首先得明白你自己有多重要。很多人会觉得辅助很没用,不需要,然而实际情况是辅助太重要了,而且近几年来有了更多情况下是辅助Carry全场的情况。如果按照辅助的想法走,你会觉得这场比赛很简单,不需要多考虑什么东西。

  Q:你对东南亚DotA2有什么看法?

  Puppey:我记得东南亚DotA圈在很久以前是非常有名的。那个时候是巅峰时期,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全球顶尖的水平,5年前我们总是被打败,然后东南亚DotA总是能获得冠军。当然东南亚本身肯定发生了什么,这个我在欧洲并不敢妄下推断。但是与此同时的中国却有着不断坚实的基础。但是在DotA2上,可能因为游戏本身的原因,比如亚洲可能没法及时的获取游戏。这个问题在中国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他们没能第一时间玩DotA2,而且他们是独立的服务器,没办法和世界接轨。这可能是不能玩DotA2的主要原因。所以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导致了东南亚DotA2水平的落后,不过从现在来看,发展势头还不错并且趋于稳定。总之,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确实不敢肯定,东南亚有许多War3和DotA打的好的选手,但是他们也落伍了,可能是马来西亚的生活变好了?!更多的人愿意去工作或者读书而不是电竞职业,因为这个确实是非常吃青春饭的。

  Q:如果不打职业会做什么?

  Puppey:我觉得应该是搞音乐的。我只会一点点钢琴,但是萨克斯,吉他等等对我来说都很Easy的。我也有可能走声乐的路线,我在十几年前在一个合唱团里,那时才12岁。(追问:但是你没有继续下去)

  Puppey:你知道的,过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DotA来了。我指的是职业生涯到来了。我上学的时候擅长物理和化学,我并不喜欢学习那坨*,但是我理解能力很出众。我并没有很好的成绩,但是当时进职业圈的转机出现加上我并没有确实很感兴趣以至于让我长大从事的东西。我更喜欢创造。我可能会想学吉他或者萨克斯,但是我从来不会想过成为实际上一流的吉他或者萨克斯演奏家,当然更不可能是物理老师。如果你发明了吸尘器,造福人类,你是不是一个物理老师没有绝对必要。最关键的是创造和想法,一点点灵感。

Puppey:退役会搞音乐 TI6或许会更换人员

  Q:是否喜欢吃辣的?

  Puppey:我喜欢吃辣。我记得我尝了不少这里的辛辣食品。

  Q:最喜欢的英雄是?

  Puppey:并没有最喜欢的。这取决于定位。而且每个人的标准又不一样。就像几个孩子的家里,你不可能选出最喜欢的儿子或者最喜欢的女儿这样——首先他们平等,第二这个“喜欢”对应的标准每个人也不同。

  Q:曾经是否考虑过打Carry?

  Puppey:是的,但不是最近。

  Q:什么时候退役

  Puppey:不知道。我永远不会知道,可能是1年内我就退役了,我从来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过,也没有过“啊,是时候退役了”这种想法。不过如果发生了某些像傻叉一样的事情,你就必须先离开这个圈子去处理这些问题,都是些十分不幸的问题,比如你家后院经常出车祸,你可能想搬家,否则你就得每天打扫你的后院给车祸擦屁股。如果你退役忙搬家的话,这些屁股就不用你擦,你只要把一塌糊涂的后院堆到一起让别人给你弄就行了。哈哈。

  Q:现在单身?

  Puppey:不是。早就不是了。

  Q:你身高多少?

  Puppey:接近2米,我不是很确定,应该是198cm这样,也可能又长高了一点,也可能矮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