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专访:中国天梯太难 剑圣末日是噩梦

  Q:他们是什么时候告知你计划和Xcalibur一起去TI4的?

  A:Xcalibur一到基地,他们紧接着就告诉了我,所以那时候我就开始生气了。

  Q:嗯,我能理解。再有就是V社和Fnatic关于这个问题的表现和已经公布的那些邮件,你是如何看待这些的?告诉我你的观点。

  A:V社在公布整件事之前已经和我联系过了。而且,V社处理这事的准则是TI邀请的是队员而不是队伍。即使我同意Fnatic带着Xcalibur去TI,V社也不会同意。就像你们所知道的,我想要在这事上施加一些压力。我基本上不得不强迫自己去了TI,因为我的队伍认为带着Xcalibur会做的更好,或者说他们担心我会发病。从我的观点看,Fnatic只是想要让他们在整个形势确定下来之后看上去比之前更好。我是不同意他们所说的那些事,我只是想要去TI证明我自己,为了TI我奋斗了整整一年。

  V社只是想要帮助我,他们询问我是不是有一些人或者一个团体和我一起去会让我感觉更舒服,如果有的话V社可以帮我把他们带到西雅图。所以V社基本上把我全家都带过去了,还有我最好的朋友和女朋友。

  Q:所以,对你来说,TI感觉如何?

  A:我感觉很棒,因为通常情况下,打比赛其实并不会让我的焦虑症发作,这也是我想去TI的原因。

  这是某种形式的分离焦虑症,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去别的国家,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反正在飞去比赛地的时候,我就感觉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

  Q:所以和你的家人做一架飞机会让你感觉更好受一些?

  A:嗯,肯定的。 我是说我独自一个人坐飞机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我是Fnatic中唯一的一个瑞典人。

  Q:那你现在在I联赛感觉如何,因为你和你的瑞典队友一起旅行所以感觉没问题?

  A:自从TI4以来我就没有感到任何焦虑了,窝现在感觉非常好,非常非常好

  Q:哎哟不错哦。TI4之后你休息了多长时间?

  A:我想肯定需要三到四周的时间。首先,休息一下不去管DOTA,因为这一年对我来说,简直糟糕。所以我需要一些时间让自己脑子清醒一下,并且考虑我是不是应该继续打dota,或者是回学校继续学习。不过我结论是,赢得TI是我的梦想,我会努力成为TI冠军,在此之前我不会放弃的。所以这是Lajons成立的原因。

  Q:关于这方面,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和Fnatic的前队友关系如何

  A:我真的不清楚。我偶尔和H4nn1还有FLY会谈一谈。我觉得每个人都很棒。如果我在任何一个线下遇见他们,我不觉得这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反之亦然,遇到我对他们应该也不意味着什么。不过我想这还是会有点尴尬和紧张。感觉就像是,还有一些他们想说,但是没有说出口的话。

  Q:你在Lajons找到了新的家庭,你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A:首先,我和我hon的老队友Mynuts组了Lajons,他现在在A队了。这就是这个名字的由来,我们曾经一起效力一个叫LIONS的HON战队,所以我们想叫它LIONS,不过换了一些字母让它更符合瑞典的发音。

  刚开始的时候,Lajons的阵容是我,mynuts,Fittske,Reelo和jonassomfan。这和我之前的HON队伍配置很接近。不过我想和我们打HON时候的水准差太多了(哈哈哈)。他们都不像我一样打了很久的DOTA,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其中一个只打了500场左右的DOTA2,天梯也只有4000分,这样根本不行,你必须投入时间到dota上。

  Jonas是其中一个我感觉很有天赋的选手,我知道他会变的非常非常屌。所以我们还是准备在一起组队,Jonas的老队友Handsken还有Sealkid,他们之前在Coast,不过最后队伍解散了,Jonas建议我可以找他们两个一起,看看能不能行。于是,他们还有Apemother在同一时间加入了我们。我们试了试,赢了大概50到60场的训练赛,而且一场没输过。这么屌我们还能不在一起?

  Q:所以你们本来就有意要组一个纯瑞典血统的队伍,还是说这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A:起初,我想要一个纯瑞典血统的队伍。不过经过第一次尝试之后,这看起来有点不大可能,然后我们想“好吧,可能加入几个外国人也不算坏事”不过呢,现在这样子,完美。我们五个纯种瑞典荣耀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了。这很幸运,天命,天命懂吗?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