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专访:中国天梯太难 剑圣末日是噩梦

Fnatic

  Q:听上去很有道理。那你们觉得谁是这次最有威胁的队伍。IG?(阿西吧,也不去的啊大哥)

  A:我不确定是不是IG,他们在I联赛的表现看上去不强。每一个队伍都很屌,但是HR应该是最屌那一团。帝国也还行,打帝国应该是最难的了,不过你现在无法确定断言结果。每个队伍都是冲着冠军去的。

  Q:这显然不是你第一次来基辅了,你和Apemother之前都来过SL。你至今为止的基辅之行有什么想法?

  A:我参加SL应该4,5次了吧。SL的安排很独特,是在一个网吧的舞台上举行的。很多的电脑,你随时都能开一台瞎玩。这个地方还有舞台都是非常的棒,可以躺在沙发上看比赛,你还能买饮料和餐点。 这是所有比赛中最屌的之一了。酒店很近,很不错。你不需要走太远的路,这很舒服。不过这不是个大型的线下赛,只有几天时间。所以只是打比赛,然后去当地的一个叫做MR.呵呵(MR.CAT)的餐馆,嗯,每个队伍都去的。你可以喝几杯啤酒,然后聊聊天。哦草,简直不要太爽哦。

  Q:上次你是代表Fnatic参加SL的,这就是我下一个问题了。你度过了很艰难的一年。不过让我们从头看,你第一次焦虑症是在什么时候发作的?

  A: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我们将飞往拉斯维加斯参加D2L比赛的时候。大概离我们计划出发的四天前,我病了。当然,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焦虑症。我只知道我感觉很难受(窝想好好抱抱你?),我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不得不略过了这些事,但是让我更害怕的是,我不知如何应对这个。在那之后,我找了理疗师,那时候我才知道这是焦虑症。

  Q: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队友和团队这件事的呢?

  A: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了,不过应该是在D2L之后。就像之前说的,我感觉很不舒服,而且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不过我和理疗师谈过之后,我就告诉了我的队友。

  至于我的团队,不管我是生病还是焦虑症啊,这些都会伤害到整个队伍。这真的是一个很尴尬的时刻,我觉得这对我的团队很不好,但是同时我又不想放弃我整年努力争取的东西,你造吗?

  Q:你的队友怎么处理这事的?

  A:我无法从他们的角度说这事,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这感觉就像每个人都希望我能好起来,优先考虑治疗的事,DOTA先放第二。不过当Xcalibur的事发生之后,我觉得我被抛弃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觉得他们对我毫不在乎。他们本来应该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但是整件事让我觉得他们给了我一个狠狠的背刺。所以对于我来说,很难去解释他们是如何处理这事的。不过H4nn1对我很贴心,常常问我在干什么怎么样了。不过当我因为状况很差,不得不从训练营飞回家中时,他们就直接地找来了Xcalibur,而不是想办法帮我走出困境。他们给我的这些压力有点,让我的病情加重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