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a专访:中国天梯太难 剑圣末日是噩梦

NIP

  Q:你们在第一天宣布了赞助商NIP,你们怎么谈下来的?你约的他们还是他们约的你?

  A:两边都有一些吧。在开始的时候,我们想“我们要是当第一个批穿着睡衣打dota2的忍者会不会很屌?(第一个NIP.DOTA2战队)”

  因为我们都是瑞典人,这在很多方面对我们有利。所以我们在两个月前约了他们,不过当时我们不像之前打的那么好。我们问他们是否有兴趣赞助dota2战队,他们的反应不错,说想要弄一只纯瑞典血统的队伍,而我们,就将成为被选召的孩子们!之后我们就继续训练,一切都很顺利,我们获得了SL的资格,I联赛预选赛拿了第二,BOCE联赛也干的不错。NIP看了我们比赛和结果,来找我们并且答应给我们机会。和他们还有其他赞助商谈了很久,最后NIP确定赞助我们,让我们成为了第一支穿着睡衣打dota2的忍者队伍。

  Q:所以你们和其他的赞助商有过大的接触,还是说就是认定了NIP?

  A:我的意思是,你总要看看其他的报价吧“这个赞助商不错,给我们工资高,是这种这种方式。(takes this sort of cut 这句没太懂……)”不过即使NIP给我们的价格要低,我们还是偏向于NIP而不是其他赞助商,因为毕竟壮哉我瑞典血统。我们可以在各方面一起成长。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想要成为第一支穿着睡衣打dota2的忍者队伍。

  Q:原来如此。你现在可以骑着NIP的公交去Dreamhack了!嘟嘟嘟

  A:哈哈哈,我们可能会有我们自己的公交哦。NIP就是这点好,为队员提供很多看上去很细小的东西。

  Q:是啊,你也有自己的巧克力了!

  A:没错没错,我现在的steam头像是一个巧克力哦。

  Q:你舔过?

  A:没有,可能我会找我的经理要一盒来。

  Q:你应该在你的合同里写上这些,每周都要有巧克力***。

  A:我们还有薯片!

  Q:SL马上要开始了,你有没有时间去准备还没弄好的东西?

  A:我们刚组队,对于我们来说I联赛对于我们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准备时间太短了。非常短,而且还是在圣诞假期,所以我们没办法很好准备这次的线下赛。我们试着在中国就把所有事都做好,问他们我们不可以早点离开,因为我们很早就被淘汰了。我们只能在7号的时候回家,但是三天前我们才到。不过没有人想在刚到家的那天训练,所以训练在两天后才开始。很好的一点是,我们可以讨论很多I联赛我们出错的地方,而不是只是说“这TM的BP好傻逼啊” 我们谈了很多我们该怎么打比赛,还有一些策略阵容上的东西。我们为SL准备了很多。即使我们到现在为止只训练了两天,我们也感觉好了很多。今天,明天我们都有训练任务,我们会尽全力在SL上干的好些。

  Q:所以你觉得尽管I联赛你们表现很差而且成绩也很差,不过给你们带来了很多经验,还是有价值的?

  A:是的,当然。我是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组队一起参加线下赛,唯一一点我很失望的是,我们拿了最后一名,我不认为我们的队伍有那么差。这是值得商榷的。以此同时,让我仍然感到自豪的是,我们是唯一一只拿了LGD一分的队伍。

  Q:是啊屌屌的。回到SL的话题,并非冒犯其他的队伍,但是很多队伍退赛了,所以这次竞争并不像之前的SL那样激烈了。这是你们队伍第二个参加的线下赛,对此你有什么样的期望

  A:我希望我们能够比I联赛打的更好一些。就像你说的,很多很屌的队伍没参加,不过还是有很多屌的队伍还是在的,像是HR啦。显然,我们要证明我们够屌,有资格成为被NIP选中的忍者的。因此,我们要在这次的比赛中证明自己。不过我也不想给队伍太多的压力。在我看来,我们才组队7周,所以你不能要求太多,即使你想更快的让一切接上正轨。就是这样。

  我想我们应该有能力可以进入前三。这是我们的第一目标,当然如果我们进了前三的话,我们将力争冠军。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