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WCA2015看中国电视游戏发展趋势

WCA

  作为电视产业中的一小部分,电视游戏产业已经在全球领域内赶超电影产业,成为全球第一大的娱乐产业。在内容生产的格局转换和内容价值维度的全面拓展中,得到了市场的肯定。但事物总有两面性,因此其负面影响也应引起高度重视。

  电视游戏正式加入WCA2015

  2014年底,GTV联合银川市政府发布了WCA2015计划,自此电视游戏正式加入电子竞技行列,这是否意味着电视游戏的发展在2015将迎来井喷式发展?

WCA

  电视游戏在中国的发展是极具中国特色的,与国际上的主流完全大相径庭。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政府的打压,二是盗版的泛滥。一方面,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政府在主流上仍然对电子游戏抱有成见,并不认为它是一种健康的娱乐方式,而把它归为一种“消磨人民意志,浪费群众精力和时间”的物品。因此,国家对电子游戏业不但不扶持反而大力打压,而完全以娱乐为目的的电视游戏更是首当其冲。另一方面,中国的具体国情决定了盗版游戏猖獗,无论是盗版的游戏主机还是游戏软件都能快速地大量充斥市场,它们对正版游戏市场构成了强有力的冲击。正是由于这两大因素,造成了电视游戏在中国命运坎坷,发展举步维艰。从这一角度分析,电脑游戏特别是网络游戏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普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个人电脑能够以办公学习用品的身份而不是以娱乐用品的身份进入家庭,而网络游戏又完全不受盗版影响的缘故。

WCA

  中国电视游戏市场发展史

  中国的玩家大都是从80年代后期任天堂的FC开始接触电视游戏的,FC就是我们以前一直说的“红白机”。然后很自然的过渡到了电脑,然后是索尼的PS1、PS2再到现在的XBOX360、WII、PS3。

  回望中国电视游戏的历史,FC在中国的普及速度和数量是以后任何主机都无法比拟的。进入中国仅短短的一年时间,FC在各个大中型城市就成为了孩子们争相购买的“高科技玩具”,并且这种热潮开始迅速蔓延至其他中小城市。此时,大量的市场需求与少量的水货来源形成了矛盾,中国的游戏市场也从单一的水货转变为水货加“组装、盗版”,也就是国内厂商非法仿制FC而生产的8位游戏主机与大量盗版卡带进入开始进入游戏市场。在这些非法产品中,最具最有名气的主机非“小霸王”莫属,一句“小霸王其乐无穷啊”响彻中国大江南北。更让今天的人们无法理解的是,这个非法盗用FC生产额“小霸王”在当时却可以成为正式注册公司,并且成为了可以在电视台播放广告的合法产品。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可以归咎为那时候人们知识产权意识的淡薄,和相关法规的不健全,也为日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盗版大国”和畸形的电视游戏市场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进入90年代,国家经济加速发展,国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然而中国电视游戏市场却丝毫没有改变,反而显得更加混乱。长年无人引导管理的电视游戏市场,早早就已经进入了恶性竞争的状态,整个市场充斥着水货与盗版。我们都知道,市场是由“需求”与“生产”双方组成的。在游戏市场中,需求方就是游戏玩家,而游戏厂商则扮演着生产的角色,任何一方的撼动都会直接影响到是市场。于是造就中国电视游戏市场的现状,是双方的问题,而不能归咎于哪一方。

  长久以来,中国的电视游戏玩家已经习惯于玩盗版游戏。最初,玩家购买盗版仅仅是价格远比水货正版更具诱惑力。在水货正版与盗版的选择上,有些玩家考虑的是怎样能够更省钱,而更多玩家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试想一下,一个行业市场中的消费者大多习惯于购买盗版产品,那么这样的还怎么向着正规方向发展?对于中国游戏市场的现状,玩家的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玩家又能怎样呢?在中国电视游戏市场20年的发展中,这一领域一直处于缺乏正规引导、管理,也没有通过合法手段引入国外的游戏主机、游戏。而这些,并非普通玩家所能过左右的。于是FC之后的一系列的新游戏主机的推出,起作用都是令中国的水货、盗版市场越来越繁荣。

  国内的首批游戏主机行货是在2003年底,因为由任天堂正式授权生产的N64衍生型电视游戏主机“神游机”在中国正式发售了。“神游机”尽管落后了全球市场整整一个时代,但国内的玩家们还是十分欣喜,毕竟这是中国第一台“行货”电视游戏主机。然而发售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游戏专卖店都见不到神游机的踪影,我们现在也只是在商场里看到神游机在作为孩子们的免费休息娱乐的工具。终究神游机只是任天堂的一块探路石,其推广的力度和软件阵容都证明了这一点。到了2004年的元旦期间,索尼的行货版PS2也摆上了中国大陆的货架。国内众多的玩家异常兴奋,然而1988元人民币的价格却又吓退了他们,并且随之发售的游戏业都是早期作品。最终,大陆行货PS2也已惨淡的销量而告终。

  经过了上面的两次尝试,估计不仅仅是国外的厂商,就连中国玩家都已经灰心了。不过神游公司还是不甘心,并且将引进的重点放在了价格低廉、容易普及的掌机上。它们陆续推出了行货的“小神游”(行货GBA)、“小神游SP”(行货GBA SP)、小神游GBM(行货 GBM)、Ids(行货NDS)、iDSL(行货NDSL)等。这一批掌机的引进,着实令令国内的玩家兴奋了一把。终归行货在质量和售后上的保障是水货无法比拟的。再加上经过了“神游机”拓展销售渠道及市场之后,这几台掌机的销量都比较可观。不过单靠神游公司是不可能拯救中国游戏市场的,虽然国内的玩家在购买任天堂掌机时大都支持行货,但在购买游戏方面,则大多数都投向了盗版。这大约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行货软件数量极少,神游显然在软件引进方面做得非常不够,这里面既有任天堂的限制也有它们自己的游戏汉化团队不强这两方面的原因。其次,还是价格问题。正版软件比盗版贵,而神游掌机的盗版都是用烧录的方式,固通常都是“一次性投资”,因为有了网络下载,盗版已经可以由玩家自制了。

WCA

  中国电视游戏产业存在的问题

  现如今中国电视游戏市场是以水货加盗版的形式组成的。除任天堂跟神游公司合作推出的掌机系列之外,中国大陆游戏市场没有行货。在没有基本的行货基础上所有游戏相关的主机又不能在电视上投放广告和相关宣传,故我国现存的电视游戏唯一的营销途径就是游戏厂家通过跟市面上的几大主流游戏杂志的合作刺激受众面极少的定期阅览游戏杂志的核心玩家们。

  民间的汉化小组只对应于盗版,因此有些游戏即使正版非常低廉或玩家非常富裕,也无法跟盗版相竞争。需要那些游戏第一方和第三方企业来整合这些汉化小组。而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又只针对于网络游戏,眼界只放在除日本之外的亚洲市场上,那些出口游戏的运营状态也不是很好。

  国内游戏除了定向用户市场的困惑,另外一层不可避免的压力来自政策监管。但事实上,让开发者更困惑的是监管的无序和人为弹性,以至于开发者很难甄别哪个领域是适合发挥的;哪些又必须在彻底的方圆规则中寻找生存的缝隙(诸如哪些题材是属于禁忌的,哪些表达形式同样是禁忌的,而哪些广告形态是不至于触碰底线的)。事实上,更多的人并不算清楚,包括可行的通道和不可行的通道,以及在这些评判之中到底存在哪些人为弹性(比如什么样的情况下是允许的,而什么样的情况下又是不被允许的)或者不同的审核者在面对同样问题的情况下又怎样去评估相似应用审核之间的差距。

  各国游戏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但在中国,游戏一直被视为危害下一代的东西,上不得大雅之堂。正因为如此,国家既没有出台相关的扶植政策,也没有在舆论上给予有利的倾向,让游戏厂商总是有“过街老鼠”之嫌,不能理直气壮的抛头露面。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电视上几乎没有任何关于游戏的栏目,更从没见过游戏的相关广告,在正规媒体上,游戏总是被作为反面教材来对待。

  WCA2015对中国电视游戏行业的影响

  建立好的游戏品牌形象,必须首先确立自身的发展发向,再从质量抓起,不断地进行新领域的尝试与开拓,以获得发展。而国内游戏行业必须树立起有自己特色的游戏发展之路,发挥历史等有利客观条件因素,在世界游戏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各大电视游戏CP厂商将通过WCA2015向世界展示中国电视游戏的进步和优秀。

  WCA2015引入电视游戏成为电子竞技赛事的一元证明了国家放宽对游戏业的限制。从政策上去引导电视游戏产业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电视游戏市场是一个极具前景的市场,未来的市场是体验业的市场,欲在未来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有潜质的国家,都应该给予相当的重视,并探讨发展这个市场的可行性。因此WCA将中国电视游戏引入了一个新的格局——电子竞技。

  未来5-10年中国电视游戏产业还是能够将市场规模推向千亿级别的。WCA2015或将成为一个转折点,引领电视游戏走向一个井喷式发展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