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sama长文吐槽赛事体制:解说们毫无进步

EEsama长文吐槽赛事体制:解说们毫无进步

  过去和现在

  曾几何时,梦回sl系列赛事,我清楚的记得,面对强大的navi,每一次杀戮,我都颤抖不已,我怒吼着,发泄胜利的喜悦。为了准备比赛,我不停看reply,苦思冥想的日子,难以忘怀。我的自信等级,喜悦程度,抗压能力都伴随着比赛成长。我和s4唠叨了好久下面的比赛,目的只是为了呼唤,高质量的比赛。

  现在,面对同类型的比赛,我只花5-15分钟想阵容,我不看对手的rep,我也感受不到队友们激情四射的活力。我们赢,我开心,我们输了,我也不难过,反正马上就有别的什么联赛。

  有的时候我怒己不争,不是说我水平退步了,而是我丢掉了我的初心。以前我不仅笨,而且一叶障目,但是我是个热血男孩,我认真追逐自己的梦想。我会回头看看自己胜利的轨迹,我会在痛苦中反复锤炼寻求复仇,我知道在下一次碰面前我得卧薪尝胆,我视失利的苦痛为前进的动力。

  但是现在,不是只有我才感到迷失。我和很多职业选手,解说,观众聊过,我们坚信多如牛毛的低质量比赛是现在比赛不精彩,选手不上进,鸽子队,演技队横行的罪魁祸首。

  Rtz你是对的,我也不是当初那个我了。

  免责声明

  像我之前的博客一样,该长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我对自己文笔差,内容长道歉。我就是写的停不下来,我不是写长文引战,没有攻击个人和赛事主办方的意思。我理解,这些问题出现在dota里很常见,我只是抛砖引玉,寻求改善问题的方法。下面,我们先谈谈问题。

  比赛兴趣

  首先,比赛太尼玛多了。老实说,没有比赛,没有观众,职业选手玩个jb。记得,eg一次输给col,我和rtz聊天,内容如下

  我:你们怎么输给col的啊?

  rtz:谁关心这个,哈哈哈

  老实说这就是现状。Bo3赢世界顶级强队,是很能说明问题的。说明col是一只冉冉升起的新星队,dota玩家应该很激动才对,为又一只跳出鱼塘的鱼的进步而高兴。但是事实是很难讲这比赛有什么意义。

  职业选手应该为此自责,但是我们也有苦衷。我们2周内,飞50个小时,来回奔波,不停的打bo5,sl9在基辅,dh在布加勒斯特,esl在法兰克福。Tinker队,打完sl11,又不知道什么理由,同一天又打了2场,第二天再次加赛2场,在这之后准备布加勒斯特(他们一直输并且ts2 又没好好打)

  季后赛本该是测验或作为考试。但是当你每天有很多比赛并且你要飞来飞去,你很难保持专注,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比赛就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EEsama长文吐槽赛事体制:解说们毫无进步

  比赛主办方,接受我的咆哮吧~!

  为什么会这样子?到底是谁的锅?我说不上来,可能大家都有错。DotA风靡全世界,我们本应高兴才对。但正因为DotA蕴含着巨大的潜力,太多丧失理智的人迫不及待地赶来,企图从这个大蛋糕里分掉一块。

  身为选手,我们经常会冒出一些新奇的想法,但过于草率的尝试往往落不到什么好结果。比如我的斯拉达,简直就是耻辱。

  现在很多办比赛的人也会让我产生类似的感觉,他们只是为了早点进场。所以,拿出来的东西总是缺乏诚意,显得混乱无比。看看ESL ONE纽约站,比赛迫在眉睫就要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一副手脚匆忙的样子,所有玩家都被他们搞糊涂了。然后,他们又在最后时刻推翻了预定的日程安排,于是参赛队在到达之后连个联系人都找不到,更不用说出席活动。最后,很多人在事先没被通知的情况下被临时要求赶到比赛场地拍照。

  说良心话,我觉得在部分主办方身上感受不到尊重。看看我,看看Bone7,真的是。可能我们这些选手真的很贱吧。Secret没能参加WEC,官方说法是“签证问题”,我这么说,他们完全是在说鬼话。Secret是自己决定不参加WEC的,因为主办方给他们每个人订的机票都是带中途停靠,而且时间最少是12小时。为什么会有人以为这事很好接受?大部分情况下,主办方给选手订的都不是直飞票。有时候他们不给选手订票,而是发旅行补助,对的,补助标准就是按照转乘航班制定。

  参加DH时,我们被ddos攻击了(这个锅是我的,我不该用skype),主办方没暂停比赛,没换IP,没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简单粗暴地说继!续!打!现实很无情,我们又被ddos干了一次,这下他们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所幸那场比赛我们已经胜券在握,要是换成一场焦灼的比赛,很难想象我不会发脾气。主办方完全把我们这些选手当成不明真相的小孩子来对待,以为他们不说,我们就不知道ddos的存在。

  总的来说,DH是一团糟,临比赛开始前才给参赛队解决好住宿问题,而且是让我们3-4个人挤一间房,真是呵呵。

  至于WEC和WCA,这两个比赛出现了很多次天辉/夜魇分错边,最后只能重开的情况。游戏房间只有选手和解说,什么事都得我们自己协调,每次我去找主办方的裁判,他们要么是在上网,要么是在做别的事。最搞笑的是,我和他们说完问题后,同样的毛病还会发生。

  在中国打比赛,哪怕是小问题都得花上很大的精力才能解决。一是工作人员真的不懂,二是语言问题。以我的经验,起码有一半的所谓“工作人员”根本就不玩DotA,我们自然是沟通无能。WCA更过分,他们连像样的翻译都不找,直接从当地大学挑了几个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基本上没怎么说过英语,而且也不打DotA,再一次,沟通无能。但是,我得说,主办方给这些大学生的待遇也不是人干事,而且虽然他们英语不给力,起码我能感受得到他们解决问题的迫切心情。可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悲哀,PieLieDie当场发火了xD。

  通常情况,中国的线下赛会邀请3只外国队,称职的翻译却只有Xiituzi。所以她只能八方有难一人支援,而且她还是义务劳动。WEC/WCA的比赛,3只外国队经常同时有比赛。特别是WCA,有一个比赛日整整打了14个小时,因为NaVi和LGD的比赛出了问题。不过好在WCA有Alliance,Kelly也会说中文,多少能帮点忙。I联赛也不配翻译,所以只能自己带,我们正在请Xiituzi出山,陪我们走一趟。在中国你要是不会说中文,这酸爽...

  作为带队参加过10次线下赛的队长,我对赛事主办方的不信任日渐高涨。TS2,每个BO5我们都得掷两次硬币。我赢了第一次就会问Andrey(裁判)是不是还要给第5局单独掷一次,得到确定的答复后我还要再和他确认一次。因为我总是担心裁判记不住规则。不过Andrey算是一个相当负责人的裁判,我得为我的杞人忧天给他道个歉!

  除了我们自己的表现和成绩,我对TS2比赛本身没有任何坏话。但是回头来看,这个比赛堪称灾难。据我所知,EG的人都气炸了,比赛用的电脑都是垃圾货,虽然他们把电脑换过一次后解决了掉线问题,但显卡配置太低却是硬伤。他们的房里一共准备了17台电脑,10台是比赛用机,剩下7台电脑交给4支队伍20个选手来练习。EG的聊天声音被泄露了两次,这种事情真的很容易让选手有压力。

  大体上说,主办方在制定赛程表时总是考虑地不够周到,并且不会抛一些时间以供缓冲。以TS2为例,VG要打第一天的最后一场和第二天的第一场,但由于第一天之前的比赛过于拖拉,VG第一天比赛的开始时间比计划晚了4-5小时。同样的,EG在打完2V2比赛后,只能休息9个小时就要起来打第二天的比赛,当时他们甚至还没从长途飞行的时差里恢复过来,所以他们对这个赛程很不爽。

  说到这个,我又想起ESL法兰克福站。我记得我连去洗手间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原因就是主办方把赛程排的太密集,选手在一个系列赛里只能去一次洗手间。

  为什么我和主办方说需要一台电脑来练习他们会觉得很莫名其妙?这要求很过分吗?

  为什么当一只队伍被淘汰后伤心得要哭了,解说还能不为所动地用别人的苦做自己的乐?

  为什么其实一无所知的他们还能以居高临下的傲慢嘴脸来教育选手?

  DSIFHSDFSKDFfjsdAFHJADEGSDOJIKGaskldasfgnjkafFds(此处证明EE已疯)

  行吧,让我缓一缓,但这些事真的很荒谬不是吗?

  我们压力很大,我们身体不好,我们被时差弄得要死要活,我们只想打DotA,我们只想看看自己尽力之后会是什么结果。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