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C上海选:ORENDA力压群雄 电竞之路很难

  随着上周2014 WPCDOTA2项目线上海选赛和职业组预选赛的结束,参加常规赛的12支亚太区战队全部出炉。他们分别是 :DK、IG、VG、LGD、TONGFU、HGT、Newbee、DT、CIS、WPC-ORENDA、Titian和 Orange。
 
  这份名单中,除了上届冠亚军DK和IG等知名职业战队之外,以海选赛冠军身份脱颖而出的ORENDA格外抢眼。人们都很期待本周六开始的线下赛上这支业余战队会有什么样的精彩表现。
 
DOTA2
 
  海选给业余队机会
 
  64支战队,五轮淘汰赛,ORENDA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海选赛第一的他们获得了参加电竞职业赛事,与国内外职业俱乐部同场竞技的机会。
 
  在电竞的论坛上,经常有业余玩家会问如何才能成为职业选手,而WPC的海选赛正是提供了这样一个从业余转职业的途径,给那些原本默默无闻的业余高手可以用自己的出彩表现来进入电竞职业圈。
 
  就拿这次获得常规赛资格的业余战队ORENDA来说,五名队员中除了曾晨(ID:290)在wHut(武汉的高校战队)赢得过不少业余冠军之外,网上根本找不到其他四名队员的任何资料。但现在他们已经获得与DK、IG这样的中国顶级战队比赛和学习的机会。“让更多的选手进入世界的舞台,让更多的梦想得以实现。”WPC赛事方表示,他们负责这支业余战队所有选手的差旅、住宿、伙食与训练场地,并且安排WPC教练组对其进行线下训练。
 
  虽然只是业余战队,但ORENDA雄心不小。领队杨淮宁称,他们的目标是常规赛前六,也就是争取进入季后赛,“我们也想见识一下世界顶级战队的实力。赛程对我们有利,一开始打的都不是很强的队,有时间去慢慢地进步。拼上一拼,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业余战队参加职业赛事,ORENDA的未来自然也是转为职业战队。杨淮宁认为业余选手转职业最大的困难就是机会,“关键是要有人愿意给你机会,业余选手需要参加大的比赛来获得别人的认可,所以这次WPC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平台。”
 
  还有一个就是氛围。杨淮宁说道:“新人刚进职业战队,不一定能迅速融入,他们在成长道路上总是会受到各种批评和压力,这需要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新人应该选择有愿意教你、脾气好的老队员或者教练的战队。”
 
  职业之路并不好走
 
  顶尖的电竞职业选手月薪近万元人民币;算上大大小小的比赛奖金每年基本可以收入三、四十万元人民币;如果还能够获得TI这类赛事冠军,那么将是100万美元的巨奖。
 
  打游戏是一份职业,在电竞产业蓬勃发展的今天,电竞职业选手的确不再是什么“玩物丧志”的反面典型。但在这些顶级高手风光无限的背后,其实同样有着艰难和辛酸,同样需要和其他成功一样的奋斗和汗水。《FreetoPlay》,就在上周,全球首部DOTA2纪录片电影正式上映。影片以2011年DOTA2的首届国际邀请赛,也就是TI1为背景,讲述了三位电竞界的顶尖职业选手Dendi、HyHy和Fear成长的心路历程。
 
  家人的反对几乎是所有电竞迷最大的难关。连作为美国孩子的Fear都得不到母亲的理解,可以想象出生在新加坡华人家庭的HyHy面对父母喋喋不休的唠叨有多么痛苦。最后,Fear在TI1获得第7名的消息登上了美国电视台的新闻,母亲也开始接受这一职业;而高材生HyHy用第三名的奖金支付了自己读硕士研究生的学费,重新回到课堂。来自乌克兰的Dendi跟随NAVI战队赢得了最后的冠军和100万美元的奖金,但他也坦言,自己最早进入电竞世界,是为了尽量忘记父亲去世给他带来的痛楚,而现在他又要担负起全家的经济重担。
 
  三个主人公的成功真正的原因还是自己对于梦想的执着和坚持,但即使你有这些也不意味着就一定能成为顶尖高手。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游戏已经不是娱乐,而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要面临巨大的比赛压力。比赛成绩不好,不但意味着没有收入,还可能会被踢出战队。
 
  着名电竞选手Sky谈到业余选手转职业时就曾说过:“如果你和家里人一起考虑过很多,并且有后路可以退的话,自己又真心喜欢,那么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