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日报采访海涛:成为电竞界的黄健翔

  随着电子竞技产业在这两年的发展,电竞解说员这一职业也变得热门起来。在前不久才闭幕的Chinajoy中,不少展台的电竞解说员都纷纷与电竞迷互动,甚至解说起了水友赛(电竞迷之间的比赛)。游戏风云知名DOTA解说员周凌翔(海涛)在解说完一场水友赛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海涛历数了他的艰难成长道路,并表示自己渴望在电竞界成为像黄健翔这样的解说员。

海涛

  电子竞技解说还需要向观众做普及工作

  在解说完一场水友赛之后,尽管已经很渴,但海涛还是满足了每一位水友以及粉丝的合影、签名要求。随后海涛走回演播室一口将一瓶矿泉水喝掉大半。“电竞解说特别需要和观众进行互动,如果你的解说场下没啥反应,那你的解说就是失败的。”

  谈起电竞解说与传统解说的区别,海涛认为电竞解说必须把普及放在第一位,然后才能像传统解说那样去带动气氛。“传统体育项目,像足球、篮球,比赛规则、内容是不变的,然而电竞因为游戏版本不断变化,游戏项目也会推陈出新,所以我一边解说一边还要及时向观众普及。”在普及工作之后,海涛也会注意场下观众的动态,进一步完成好与观众的互动。

  大家往往认为电竞解说员只要会玩游戏都能做,但事实上电竞解说员的解说也不是随便说说。海涛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一个英雄所放的绝招的覆盖范围,对于一位电竞选手来说可能只需要凭感觉知道大致范围即可,然而电竞解说员就必须把这个范围用数字化来表达,“775码的攻击范围,能不能打到?命中了!”此外,电竞解说员还要对电竞游戏的每个人物、每种绝招,甚至每种打法都有深入的了解,先把自己变成一个玩家之后,才能去解说好电竞选手的比赛。

  4天的ChinaJoy,海涛每天都会来到游戏风云展台现场解说互动,这个双休日对于他来说是完全扑在了工作上。闲暇之余,海涛也会看看手机屏幕上儿子的照片,这种休息日工作状态对于海涛来说已经习惯,“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哪怕是在工作也感觉很放松!”

  好男人:短暂放弃不为金钱为爱情

  正是对DOTA的热爱才支撑着海涛艰难地走过电竞行业的寒冬,步入今天电竞行业的春天。

  2004年海涛考上了韶关大学法律系,随后他发现法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这也让他一度比较迷茫。大一选择学生社团时,他申请了广播站,并在那里认识了当时的同事,现在的妻子赵佳。进入大学后,海涛继续玩高中就喜欢的《魔兽争霸3》,到了2006年游戏风云WAR3黄金解说搭档“BBC+老杨”最红火的时期,海涛每天都会在游戏风云上看他们的解说,过着平淡的上学、玩游戏、做广播节目的日子。

  直到2007年的一天,游戏风云官网上出了一个叫“播天播地”的解说视频征集大赛,报名网站上不但详细列出了制作游戏解说视频的教程,还贴出了一个很吸引海涛的奖励,获得第一名的可以免费游上海并与BBC和老杨一起解说一场WAR3。海涛心动了,于是他找了一个有DV的朋友帮忙录视频,第一次做了出镜解说,后来这个参赛视频获得了第一名,海涛如愿来到了上海。来到上海后,海涛在经过短暂考虑,决定加入游戏风云成为实习生。虽然在上海举目无亲,一个月也只有500元的实习补贴,但海涛还是坚决地跟大学老师请了假,保证按时回来考试并且不会掉成绩。于是他就毅然告别了家人和女友赵佳,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当时我就认定这是我最喜欢做的行业,于是去向一个个老师请假,从辅导员到老师,再从老师到院长,终于都被我说服了。”

  2007年到2008年这段时间,对于在游戏风云实习的海涛来说,真是痛并快乐着。他住在闸北区大宁国际旁边的群租房里,三室一厅里住了十多个人,他选择了每月280元的一个小隔间来容身。每月领500元的实习补贴,加上家里寄过来的300元,当时的海涛就靠着800元在上海“活着”。回忆起那段经历海涛依然面带笑容,“每天骑个自行车上下班,什么工作都要做,一个月吃的最多的就是包子,因为便宜!当然我也很感谢我的同事们,除了公司每天补助的午餐外,117和BBC一直把他当弟弟照顾,常请我吃晚饭。”

  2008年底,边实习边坚持学习的海涛最终考过了所有科目,顺利地大学毕业。然而不幸的是,由于2009年世界金融风暴影响,游戏风云进行结构收缩调整,海涛无奈之下接受领导建议去了当时在无锡的PLU游戏娱乐传媒。海涛就在这样的团队里开始了自己的第二趟学习之旅,他负责两个节目,一个是与优酷游戏频道合作的《游戏星期二》,一个是《DOTA全明星之夜》,他也是从这个时期才开始全面接触DOTA。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家乡默默等待海涛多年的大学女友赵佳开始着急了,虽然她一直支持海涛的工作,但是青春不等人。结婚还是分手?现实问题终于摆在海涛面前,海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家庭,决定回去结婚。他无奈地放弃了刚刚开始的DOTA节目,回到家乡进入韶关人民广播电台做起了新闻主播,并在2010年6月正式与赵佳结婚。“我当时真是一穷二白,她能一直等我并和我结婚,我真的是幸福的。”

  境遇改变:一说成名,淘宝店月销几十万

  尽管成了家,但离开自己喜爱的DOTA,海涛在工作上迷失了方向。他的岗位也一直在轮换,主持过自己一窍不通的健康节目,也主持过新闻栏目和生活栏目。但这些都不是他所爱,性格开朗的他决定转岗当记者,但随即海涛又发现记者也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当时我看着台里一位老记者,一眼就能看到我将来的样子,这不是我要的工作,所以最终我决定回归电竞解说。”

  于是从2010年10月开始,海涛一边做记者,一边开始在空闲时做DOTA解说视频,最初的想法只是因为放不下这个喜好,排解下忧愁,谁知道一做就收不了手了。每天先把DOTA录像录下来,然后再拿回来解说,凭着在游戏风云和PLU学习到的经验,以及他清晰的普通话,多年练出的扎实主持基本功,很快就从当时还并不繁荣的DOTA解说圈脱颖而出。“记得当时我的一期解说创下了2亿的点击率,这个纪录很少有人突破过。也正是那么一试,让我更加坚定了我要回游戏圈!”

海涛

  而2010年刚好是DOTA自2007年兴起后的第三年,这一年正是DOTA造星的时期,这款游戏经过前两年的普及已经深入到中国高校中,这个时候DOTA职业选手们也开始通过赛事不断的曝光在爱好者面前,并逐步走上神坛,而游戏媒体也转冬为春。海涛就刚好赶上了这一波好时候,再加上他本身比较正统的广播解说员的形象,给当时的DOTA圈带来了一种让各方都容易接受的解说风格,立刻赢得了大量DOTA玩家的喜爱和追捧。

  随即就有一些网站开始找到海涛,并希望在他的优酷视频上放广告,海涛马上就有了自己第一桶金。这让他开始意识到视频解说是一个可行的路子,于是2011年他就辞掉了广播台工作,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视频解说和观众维护的工作中。海涛发现自己的观众对DOTA商品的需求在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他想跟厂商们展示一下电子竞技巨大的商业价值,于是海涛在2011年底开出了淘宝网店,并马上成为星级网店,销售额一个月可达几十万,这已经比很多一线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赚的多得多了。

  在做了半年单干的日子之后,2012年海涛厌倦了自己并不喜欢的各种商务洽谈,停掉了视频里的所有广告,选择回到游戏风云这个梦开始的地方,与老同事们一起继续做节目。

  着眼将来:渴望成为电竞界黄健翔

  海涛再次回到游戏风云,也引起了电竞圈一阵议论,甚至有人把海涛的转会与当年的李响、黄健翔相提并论。说起这个,海涛坦言自己并没到传统体育解说大腕的高度,并不存在转会费以及签字费。“其实电竞解说员也有转会,但是大多都应该不是为了钱,更多衡量的是在单位做得是否开心。这一行虽然有工作延伸的商机,但对本人来说身价二字还没有真正像传统项目一样体现。”尽管如此,海涛还是希望更多的赞助商能够关注电子竞技项目,“随着电竞越来越受到年轻人喜欢,他们又充满购买力,愿意为游戏付出,所以投身电竞,赞助商会受益良多。”

  其实,海涛一直把黄健翔作为自己的目标,他表示很喜欢黄健翔的解说风格,对黄健翔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的那一段激情解说印象深刻。因此,他也一直励志成为电竞界的黄健翔。去年在韩国举行的DOTA国际邀请赛上,海涛代表游戏风云频道进行现场解说。当他看到国外报道团队众多,长枪短炮、各类直播节目、各种机器,媒体关注度远超中国时,海涛十分感慨,“即使孤军奋战也要拼尽全力!”在解说中国DOTA队比赛时,海涛心中激动、感慨,他的嘴唇上下抖动,双方战到激情处,他开始吼着解说起来。身边一位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注意保护自己的嗓子啊!”“一年就一次,保护个毛啊!”海涛吼着回答道。回忆起这段经历海涛觉得自己那一刻感受到爱国心。

  海涛告诉记者他是双子座的,在整个采访中,他也保持了双子座一贯的开朗和健谈,说到动情处,他甚至会手舞足蹈。尽管中国人有句老话叫“玩物丧志”,但在他看来,这只是一种观念上的问题。“好比A是卖保险的,B是卖钻石的,C是卖游艇的,或许看上去C比B比A都牛,但事实上,他们都是销售,干的是一样的工作,所以在游戏圈,我的工作就是解说。”

  尽管自己取得成功,但海涛还是对广大梦想在电竞圈成名的年轻人提出了自己规劝。“很多年轻人认为电竞是读不好书、找不到工作的一条退路,认为打打游戏也能赚钱出名,这是一种很愚昧的想法!电竞和游戏不能划上等号,电竞本身也是智力和体力的对抗,还需要数据分析力等各方面的素质。所以年轻人千万不要把电竞当成是一条退路,否则你肯定失败!如果你要来,先问问你的内心是否真的热爱这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