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电竞赛事的演变·中

  罗永浩维权砸冰箱的时候,有人跳出来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先走中国的质检部门或者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之类的正常途径”,罗胖子笑了笑,只是公布了一大段“走正常途径”的电话录音。
  我总批评有人把电子竞技的希望寄托在国家的支持或者成为奥运项目上,很多人不理解,于是,我也只能苦笑一下,然后讲一个叫CEG的故事。

  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hina E-sports Games),简称CEG

  我们常在调侃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时说:“这就是一盘很大的棋。” 但是说到CEG,我要说这真是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大到如果你不知道背景故事,光看CEG,你很难看懂它的兴衰。

  时光倒回到2003年11月18日,地点人民大会堂,以下是一段当时的新闻摘要,写的很好,我一字不动。
  记者11月18日从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数字体育平台启动仪式上获悉,电子竞技运动已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运动项目。立项之后,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将在明年第一季度揭幕。这项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主办,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华奥星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运动会,是首次举办的全国最高级别的电子竞技大赛。
  这就是中国电子竞技历史上那个著名的令人激动的时刻,当时我已经算是电子竞技从业人员了,我至今记得那份激动和鼓舞,周围的同事们都觉得中国电子竞技的春天要来了。
  而在现在看来,这只是这个利益棋盘上落下的第一颗棋子。

  那篇正式的新闻通稿淡化了真正的内容。我们来看看下面这2条新闻评论文章的摘要。
  1、华奥星空由国家体育总局支持,中国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香港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于2003年11月合作成立,中信泰富向华奥星空注入资金3亿元人民币,享有公司50%的股份,公司CEO由中信泰富方面任命。
  3、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中信泰富”)的业务集中在香港及广大的内地市场,业务重点以基建为主,包括投资物业、基础设施(如桥、路和隧道)、能源项目、环保项目、航空以及电讯业务。另外,透过其全资附属机构大昌贸易行有限公司及慎昌有限公司进行贸易及分销业务。集团在港拥有多项物业项目,包括大型住宅及优质商用物业。于一九九七年,公司的总部大楼“中信大厦”更于中区海旁落成,为香港海滨的重要标志。

  历史有时候就像一个魔术师,它会一只手弄出一些噱头吸引你的注意力,另一手隐藏了它真正的动作和目的。
  简单的说,华奥星空是一个政商结合的公司,而电子竞技能成为第99个体育项目也与这家公司的成立有莫大的关系。
  那么,投资方香港中信泰富为什么要给华奥星空这么多钱?
  如果你现在的脑海中问到了这个问题,那么我要恭喜你了,你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并且开始接近真相了。 
  传统行业起家的香港中信泰富在亚洲金融风暴后开始谋求多元化发展,其中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电讯传媒,2005年中信泰富在CEG即将夭折的最后关头调旗下公司中信电讯1616总经理陈广才任华奥星空CEO,这说明中信泰富在一开始就把底牌上写着“电讯传媒”这4个字。

  那么,国家体育局背景的华奥星空底牌上写着什么呢?
  以国家体育局官方为背景的华奥星空炒作的概念是“数字体育”。中信泰富的方向是电讯传媒。当时的时间是2003年底,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还有5年。一个有内容,一个有传播渠道。
  这四句话,你往一起念,看不明白就多念几遍,大声念几遍。
  明白了吧。
  不过你明白的只是初级层面的合作,深入的合作,你可以参考中信泰富的背景介绍。
  原谅我只能解释到这里了,我会说我2004年曾因为揭露中信泰富撤资华奥星空而收到过说我造谣的律师函?呵呵

  有意思的是,我们过了十年才明白的棋,广电总局可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一把就抓住了这个事情的七寸。下面也是一个新闻评论文章的摘要,相信你也非常熟悉。
  2004年4月21日,国家广电总局就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问题发出《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子竞技也未能幸免。随着各地电视台、央视esport等电子竞技节目的陆续停播,中国的电子竞技丧失了几乎是最重要的盈利模式“出卖转播权”。

  CEG的开赛时间是2004年4月10日(还是推迟了一个月)。
  你说这是巧合?那我只能再呵呵一次了。
  所以,不要再去骂他们不懂电子竞技,说他们不懂数字体育,不要再去试图跟他们讲解电子竞技的益处,不要再因为一个政策去高喊什么春天要来了,不要期待任何的支持和施舍,因为一切都是利益关系,当电子竞技不能满足这个利益需求时,当你不懂这个规则时,你永远不明白问题的关键在哪里。
  好了,CEG的背景说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回过头来看CEG发生的很多“活人让尿憋死”的事情时,你就会清晰很多。

  2003年左右,电子竞技赛事模式在中国最成功的就是WCG模式,全国的分赛区网吧海选,然后选出来的精英聚集到北京做个总决赛,当时围绕赛事的商业模式都是以此为基础,在电子竞技还处于草根的时代,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模式。
  CEG最早的执行班底就是这样一个思路,那时的华奥星空副总严寅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拿到中国连锁网吧牌照的老板之一,他手里的中录时空连锁网吧品牌当时正处于一个全国扩张的阶段,而他又跟浩方平台的老板李立均是大学同学,两个人都是很有背景和实力的人,一个擅长线下一个擅长线上,浩方当时手上的CGA又是电子竞技网站里访问量最高的,如果当时按照这个思路往下做,CEG可能是另一个样子。
  可是,历史是没有如果的,原定2004年3月开赛的CEG,突然宣布延迟一个月,就是因为当时华奥星空的高层在CEG的模式上发生了严重了分歧,华奥星空CEO林殿魁、副总严寅江,以及下面的多个电子竞技行业内的人都全部离职了,接替的人是北京国安市场部总监王漫江,他带着一群原来做足球的人成为华奥星空的新执行团队。
  这是华奥星空这段不算太长的历史里的第一次明面上的政治斗争,以电子竞技的新派人士全面失败告终。

  电子竞技的这一套WCG做法被全面否定,取而代之的是传统体育的做法,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中国足球的做法。
  具体来说,CEG的新思路是这样的,在全国成立8个赛区,每个赛区由一个地方体育部门的“社会体育中心”负责(该部门负责所有非奥运会项目),由华奥星空拨款给每个赛区100万作为联赛的启动资金,成立电子竞技职业队,放在体育场馆里进行,联赛分主客场积分制,目标是在这100万花完之前,将成立的俱乐部全部商业化。
  简单的说,就是所谓的政府搭台经济唱戏,每个地方由政府主导先做起来一个全国性质的联赛俱乐部,然后找当地的商家接手,从而完成商业化转型。

  这个思路从理论上来说是正确,而且不放在网吧里进行就可以绕开文化部的管辖,但是这里边最关键的一环在于,商家为什么要接手?
  在广电总局封死了电视广告的路,而CEG根本不在意或者说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电竞圈本身影响力的情况下,商业价值从何说起呢?
  当时全国的CEG比赛场地都放在体育馆里,而赛事什么时候进行,在哪里进行,也没有人告知电子竞技网站,网站也对CEG的高姿态也很心凉,主动报道的很少,再加上当时国内的明星并没有很大的号召力,最后去现场的观众大多是选手的亲朋好友,多数现场基本上都只有寥寥数人。只有武汉的CEG现场一直人数较多。
  一直到2004年底,CEG依然没什么关注度,体育局依旧很高的姿态,比赛现场搞的很形式化,升国旗唱国歌,往往一个体育馆加上两队所有项目的选手也就30多个人。

  CEG在后期已经开始阻碍中国电子竞技发展。
  1、因为联赛的日程很满,以及限制地方俱乐部队员参加其它的赛事,这加速了同时期的其它几个赛事的衰落,比如信产部主办的CIG、团中央主办的CKCG等等,这看似好像是清除了竞争对手,但是这也大大降低了电子竞技项目的活跃度。
  直到今天我一直在说,一个真正繁荣的市场,肯定不是一家独大的,如果你做的比别人好那无可厚非,但是用强制手段把别人都挤死了,一旦顶到行业发展的天花板,那整体衰落也会随之而来。
  2、比赛奖金设置的不合理也成了大问题,WNV俱乐部当时负责人就说,“CEG耗时大半年,单项奖金不到3万,而WCG全球比赛不到3个月,CS(反恐精英)项目的区域冠军可获3万元,全国决赛可获8万元,其他2个项目比赛奖金也大多在3万元上下,出国参加世界总决赛奖金将更高,并且参加这种比赛还能提高知名度”,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的WNV、AS等顶尖俱乐部在衡量收入后都去参加国外的比赛。
  3、官字两个口,你拿他没办法。当时成绩最好的陕西队,每年都拿CEG全国联赛冠军,其中大部分队员就是KinG带领的友菱电通Yoliny战队的队员,陕西队为了防止他们跳槽别的队伍,经常扣下总决赛的奖金不发,弄的KinG左右不是十分无奈。
  当时这些看起来是“活人让尿憋死”的闹剧,现在是很清楚了,因为人家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为了奥运的大棋,在这些小地方根本不重要,甚至有时候弃子都是战略需要。

  CEG就这样越走越远,越来越淡,这后面还有更深层的政治原因,华奥星空的核心人物是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何慧娴,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是袁伟民,而2004年12月刘鹏接替袁伟民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从那之后何慧娴就开始慢慢淡出体育局的主要领导岗位。
  当你以这个高度来看整个CEG事件后,就会更加清晰,这是一个香港公司的一次押注,赢了得到的是未来,只是很不幸,未来的影响因素太过于复杂了。

  2005年7月中旬,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会长何慧娴向华奥星空员工通报了即将到来的变化:“华奥星空将和新传集团公司合作,后者全面介入公司运作,7月开始各种关系的过渡,预计将在8月份完成,将来华奥星空可能要更名为‘华奥新传’。
  之后,CEG就销声匿迹了。

  CEG作为一个有国家体育最高部门和红色背景财团支持的超级联赛,我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比这更高层次的组合出现,它的失败可以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它失败的原因是非常深刻的,因为它是一个大时代的社会缩影,反映的不光光是一群打游戏的孩子的历史,还有这个时代面临的问题。
  官商结合的垄断思路到今天依然存在于我们的电子竞技环境中,我们总是公开对垄断嗤之以鼻,但是又在私下里羡慕垄断,追逐垄断。

  公平竞争、多元化、共同繁荣的思想依然没有深入到每个人的心里,这是现今电竞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作者:B.B.KinG|Tatazu.com

  作者简介:B.B.KinG|Tatazu.com,本名刘洋,前上海文广《游戏人生》《游戏大家谈》谈话节目编导,StarsWar总导演,现XMA项目经理,WE俱乐部经理,游戏产品制作人

  相关文章: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自序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引言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从星际争霸说起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百家争鸣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新闻媒体的变革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对战平台的兴衰与更替·上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对战平台的兴衰与更替·下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电竞赛事的演变·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太平洋游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